黑警說,香港歷史上第一個港獨集會有2500人。

實際有幾多人不重要,著眼於數字只會變成民陣,最重要是力量,還有集氣。

而且,我們應著重之後的反思。先說好消息,獨派成勢已成事實,這是一個無論中共還是泛民都必須面對的事實。中共繼續說港獨違法也不能阻礙獨派發展,泛民也不能輕易地再說出「有民主,就不會有港獨」。獨派之勢首次以具體方式呈現人前,這是令獨派也嘩然,昔日初一起義也只是勇武,但這次卻是明目張膽的港獨。

而且,這次也突破了獨派「只懂勇武」的形象。昔日左膠常批評獨派這件事為甚麼不勇武,那件事為甚麼不勇武,今次我們就告訴左膠(和一些自己人)我們並非事事勇武。收放自如才是正道,盲目地相信勇武與盲目地相信和理非本質上別無二致,我們必須謹記這一點。

這次集會絕對成功激起獨派之士氣,但實然還有一些隱憂。

隱憂之一,也是最大的隱憂,就是是次集會淪為獨派出氣袋。就像以前行禮如儀的集會,集會之後大家就當自己任務完成,將港共剝削港人之選舉權與被選舉權拋諸腦後。你說沒可能嗎?港人最擅長忙掉不公義,真的沒可能嗎?獨派此時要莊敬自強,不要忘記此刻之憤怒,此仇定當要報!這次集會的目的只是彰顯獨派力量,並非直接對抗港共,我們並不能以為此次集會是對抗港共,集會只是真正抗爭的開端。我們必須有此心態,方能繼續為香港獨立舖路。而測試這個隱憂是否過慮的方法,還要看獨派下次行動,也許是勇武行動,也許是再一次和理非行動,正如梁天琦所說,我們必須因時制宜,下次行動時機還未定,可是我們仍要為下次行動作萬全準備。

隱憂之二,為後續缺乏之隱憂,即我們缺乏對港獨之想像。誠然,獨派極缺乏論述,這次集會雖顯獨派之聲勢,卻未能彌補獨派論述之缺乏。這次集會必然會引起大眾關注港獨,但一關注,就發現港獨實為空空如也的外穀,就如「我要真普選」一樣,令港獨之說服力大減。因此,接下來我們必須補充獨派所缺乏之政治論述,為甚麼要港獨?如何港獨?港獨之後的願景為何?用左膠說法,我們要證成(justify)港獨,而且不要只用三言兩語,而需要一個極詳盡的解答,令大眾釋疑。

隱憂之三,這是過慮的隱憂,可能性極低,但卻非不可能,獨派和理非集會淪為如七一六四般的春秋二祭。這就靠大家的意志力,不要沉醉於小勝利,勿忘初衷推動港獨,不要淪為獨膠。推動港獨刻不容緩,這是我對大家的忠告。

共勉之。

天佑香港,獨立建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