里約奧運開幕,中國如無意外,都會一如既往排在獎牌榜的前列。

在香港,卻是桃花依舊,人面全非。如何檢驗自己是否「獨撚」,脫離「大中華膠」?大概在中國選手比賽時的心情中可見。

在2008年前,我會希望中國選手奪金,選手失落金牌我會難過。今日中國選手敗了,我不再有感覺,心底甚至有一絲幸災樂禍,例如孫揚今早敗了,我就心情愉快得很,好像有誰為我出了口氣似的。

以前,中國隊奪金,頒獎禮升旗一刻我會感到一陣沒來由的自豪,聽到《義勇軍進行曲》會內心一陣激動,看到中國選手流淚,我會感動。現在看到這些場景,都只覺造作,會想中國選手的眼淚不過是為艱苦殘酷的非人道訓練而流,而非為他的祖國而流。

以前,聽到無線電視的旁述偏幫中國選手,我會覺得理所當然,自己人嘛,不幫他們幫誰?現在我才會反省,這是毫不專業的行為,侮辱了體育評述的身分(但無線自然不會在意什麼「專業」)。這些人竟然希望對手失誤讓中國獲勝,他們是香港人的恥辱。

或者我並不孤單,零八北京奧運時曾有許多個「我」,真心相信大國崛起,為一個虛幻的「祖國」而興奮,為獎牌榜的中國第一位而午夜夢遺。香港人的中國夢醒得太遲太遲了,我等是活該被鞭屍的,鞭得夠痛,以後才不會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