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番話我是講給原教旨主義撚和獨派離間撚聽的。走得前的早已明白,走得後的未夠經驗和智慧去明白,不過當中轉折,囚考一下還是能想通。

不少人覺得過去星期五晚(8月5日)的集會仿如二十年前的泛民。小弟去了當晚集會,從單張可見,對像是對些不熟政事之人進行普及教育。如小弟學兄所言,陳浩天叫人讀書,就像Beyond唱《真的愛你》一樣,已經很入屋。他令高叫港獨終於能登大雅之堂,不再是痴線佬。

民族黨這個台,小弟看到像民陣政治嘉年華之可能,不同之是,在此接受捐款代表認同香港獨立,甚或是勇武抗爭之組織。這個台,是捐款者與組織間之橋樑,組織招募義工之園地。

如果說每年高叫平反六四,然後拼人數無甚麼用,那麼每年高叫香港獨立,然後拼人數就幾近獨立公投之意味。集會人數直接代表支持香港獨立者眾,值得中共懼怕。

比起泛民每年集人而浪費民氣,以浪費人力的做法驅策義工,結果獲得遊行科水、議席、獨立非執董職位,港獨集會可直接令外國傳媒知道支持者眾,算是邁進了一步。此外,此數字更有助議員例如城邦派以此為籌碼迫中共上談判桌,尋求港中區隔,構建華夏邦聯。

香港政府已放風,基本法第一條不可修改,網民戲謔稱『打還打唔好打面』。實質展示了港共政權欺軟怕硬。正如之前熱狗三路跑去尖沙咀,向港共政權證明熱狗人強馬壯,決心抗爭,港共就放行參選。

港獨派搞集會聚人氣聚錢,教育入門者;城邦派入議會談判,匯聚理論者;勇武派以武犯禁,夥同義薄雲天者;青政地區工作,拉攏外圍者,四者相合,正是『新芬黨~愛爾蘭共和軍』式議會內外抗爭。

當然,大家不得不察,我們正在踩鋼線:若香港獨立,恐怕會成為菲律賓第二:賓女到外為奴,食洋腸,賓佬與老婆分離異地。不知多少港獨論者以此決心與中共周旋,但以此為焦土與中共偕亡,正是小國走偏鋒,以死相搏。此種做法,有左膠指為玩火,千萬不該。

陳某《不是人》裡面有篇【最後的棟樑】,裡面講到,諸葛亮企圖以蜀軍與曹魏正面交戰,實屬錯誤。蜀乃弱國,應採魏延之策,奇襲相搏。港中超限戰,豈非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