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篩選已成鐵一般的事實,人治操控香港亦非新鮮事。每一步的政治操控,著實有跡可尋;可是生於這世代的港人,卻不以為然。政府鋪天蓋地的宣傳口號:「投票 選出你的代表」,亦不過虛假陳述。無奈,梁天琦被人治操控的選舉打倒,無力反抗是一個事實。甚至任何一個人以本土作招徠時,同樣會遭受打壓,眼下的現況是我們沒法立刻可改變。面對荒謬無恥至極的狀況,他著實比任何港人更為憤怒,顯然用盡一切方法也沒法堵截無理的人治篩選,唯有改變策略方能致勝。梁頌恆的出現,是背負繼承梁天琦的志向,與香港人逆轉勝利。當下的梁頌恆彷如花木蘭代父從軍,因天琦未能上陣而背其身,上陣殺敵,這就是Plan B。

無可否認,從數理角度看,梁天琦=梁頌恆這算式是不成立,因為梁天琦永遠只有一個。然而,從政治層面裡看,梁天琦=梁頌恆=進入議會顛覆腐敗政權,從而奪取港共資源繼續推動香港本土運動,這說法倒是能說過去。沒錯,你可能會覺是混淆視聽;坦白說,眼下的梁天琦除了革命,還可用什麼抗爭手段對抗極權?當然,這說法總未能完全釋疑眾人心中的疑慮;面對極權操控,運用戰術實行調虎離山,乃是權宜之計。這是梁天琦所說:「呢個政府唔想佢入立法會,佢就用自己既方法入。」

無疑,今天的梁頌恆,只是影武者而已;正如當年陳志全是打著「不要讓毓民在議會孤單」的旗號求選民票投給他。如今,梁頌恆只是模仿天琦的姿容,卸下青年新政身份,跟隨本土民主前線的主張同立場,繼而奪取資源,以使能裡應外合,推倒極權統治。或許從往績大家一致認為他沒法承繼梁天琦的一切;確實我們也只是在推敲階段,能否勝任,一切都要觀乎他在議會內的表現,當下難以定斷。面對被選管會打壓的情況,無計可施下,這是梁天琦的唯一方法。

相信大家都不會忘記228新界東補選—「投給梁天琦就是投給新時代」,現在我會說「投給梁頌恆就是助其完成梁天琦的任務」;觀乎九月新界東補選,究竟真正的本土、主張港獨的黨派又有誰?我不敢說什麼關鍵一席,撐梁天琦等於撐梁頌恆這番說話;我只想大家能看清一個狀況,新東選舉泛民建制眾多,試問這班人從2012年至今,究竟在當下的民生政策,甚或乎大型抗爭下活於怎樣的取態?

面對泛民在議會內未能有效發揮代議士的功能,「時代革命 光復香港」就成就了梁天琦取得66524的得票,亦是選民渴望香港有逆轉性的轉變;如今,影武者梁頌恆在新界東出現,除了讓選民有多一個選擇,更是將梁天琦所秉持的信念及聲音帶進議會,取其資源再向港共政府還以顏色。

請繼續相信當初梁天琦所說:「如果有一日我唔係做緊自己,請推我落嚟!」除了是梁天琦的承諾,這更是梁頌恆要作為影武者如實謹守的信念!

九月四日,推恆進內,走進議會,乃屬完成琦誌。

題為編輯另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