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位被選管會取消參選資格的候選人,在添馬公園舉行集會,聲討港共政權。梁天琦於台上表示,今天的香港已是一個獨裁社會,我們面對獨裁社會,只需做一件事 – 革命。陳國強則有感而發,指不少「傘兵」當選區議員後,只求連任,不再堅持抗爭。

政治形勢一天天惡化,投降跪下者卻越來越多,這是香港的不幸,也見五位「分離主義」者難能可貴。

有人或許會問:「香港是否真的到了非搞革命不可?大家不是仍舊返工放工玩 Pokémon Go 嗎?」

深奧道理不說,近日一名網民因在面書發表「嘩!我好 X 驚呀,X 你老母羅應祺 (羅為新界西選舉主任)!」、「掟磚頭又好,掟石頭又好,掟炸彈都好,都已經有晒心理準備」等言論,被黑警用「有犯罪或不誠實意圖而取用電腦罪」拘捕。現在連講說話宣洩情緒都犯法,簽署了擁護《基本法》及香港特別行政區聲明又被質疑欠缺真心誠意,如斯境況,根本與蘇共「格別烏」、明太祖置錦衣衛肆意逮捕異見分子沒有兩樣。香港淪落至此,還不是到了危急存亡之秋?非搞革命不可?

況且,如中出羊子所言,大家是在返「月入九千至一萬的閪工」,屋租佔了整份糧一半,更要被老闆頤指氣使,活得像奴隸般悲慘。玩 Pokémon Go 某程度上是吸食精神鴉片,用虛擬世界的滿足感遮掩現實種種失意、絕望。有工返有 Pokémon Go 玩就代表香港繁榮穩定?真相剛好相反。

我們爭取香港獨立自主,除了是要防止這座城邦倒退成極權專制國度外,亦希望借此擺脫奴隸遭遇,重拾光明未來,「要錢有錢,要地有地,要女人有女人」。

不要將「港獨」想得那麼清高,魯迅說:「中國人是很容易變成奴隸的,而且變成了奴隸還萬分喜歡」,我們不願當奴隸,所以不做中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