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土民主前線梁天琦因選舉主任的個人感覺和政治審查,而被取消參選資格。本民前亦有先見之明,預備Plan b,派出盟友(Allinhk選舉聯盟)青年新政梁頌恆。外界一直對青年新政諸多猜測,譬如說他們是鬼、有共產黨在背後、新泛民云云,但我認為這些沒有實質證據的指控是毫無意思的,這就等於泛民左膠抹黑黃毓民收共產黨錢一樣無聊。

支持梁天琦,並不等於要票投梁頌恆。在新東補選時,我們票投梁天琦,是投魚蛋革命一票,是投新時代一票,是投勇武本土一票,但此一時彼一時。

這次情況是和上次新東補選不同的,雖然票投梁頌恆就好像支持梁天琦,表態抗議政府政治審查。但我想提醒大家,盟友還盟友,這是兩個不同的人,兩個是截然不同的政黨。論立場路線,論談吐舉止,論抗爭手法青政始終不及梁天琦,本民前清晰表明支持港獨,以及無底線抗爭的立場,這種勇武反抗中共的霸氣,青政實在欠奉。

我質疑青年新政的,歸根究柢都是他們的立場和路線,這是一直都被本土派關注的問題。每次被問到港獨的問題時,都會說「港獨可以是一個選項」、「如果有足夠民意,中共接管香港亦可以是一項選擇」、「個人而言是支持港獨」等模糊和虛無的說法。作為一個政黨,以香港國民為本位都很正常,但有些敏感立場、綱領、路線,是應該帶領群眾撥開雲霧,要比一般市民走得更前。然而,我見青年新政,都只是跟著市民走而已。

若我以青年新政為本土中間派作定位應無誤,在急速赤化的香港,中間派對香港是沒有作用的,因為香港已經進入了統獨之爭的政局,泛民都已經沒有角色,更何況所謂的中間派?香港已經不需要中間派。

我再直白一點說,青政和香港中箭、王維基很大程度上是同一類的,左抄右抄,只是青政偏本土而已。

我並不是想狠批青年新政,只是他們實在有待觀察,排在本土或者獨派排頭上的最後選項。在今次立法會照妖鏡中,青政實在需要新突破,就看看梁天琦如何統籌青政參選。青政如果想取回梁天琦的六萬幾千票,就應該要離開comfort zone抗爭—不止青政,其實所有港人亦應如此。多一點冒險,才知道可以去到幾盡,青政要比群眾走得更前,香港建國才會能更進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