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恩在渡假屋林立的巷子中來來回回,
「不是說門口土地會幫我們的嗎?為什麼我們會走來走去?」大師兄正借助靈擺指出附近土地們所示意的方位,可惜每戶渡假屋都有獨立的土地門神,大師兄同時要處理數十個土地發出的訊息,已經忙得一團糟,加上天恩不耐煩的問題,令大師嘅察覺不到林中然正在背後跟蹤。

「喂!無常,你不是可以感應到那紅衣女鬼的嗎?」天恩知道無常已經成為自己的助手之後,開始把以往的氣發洩在他身上。
「假如那妖物躲在結界之內,就算是我也無能為力。」現在的無常已經懶得跟天恩頂嘴,只希望盡早完成自身的最後使命,再次投身輪迴。
「到了。」大師兄指著一度門,平平無奇的渡假屋,卻散發著令人不敢走近的恐懼。

「天恩,現在是時候測試一下你每朝起身跟我練習太極拳的成果了。」大師兄的說話讓天恩想起過去幾個月的“辛酸”。
「你說漏了每日跑步五公里和連續二十分鐘的肌肉訓練!」天恩說完,就命令無常上前。
「門沒鎖,但有結界封住整座建築。」無常上前打量一下之後,作出了簡單的匯報。

「好。」大師兄跟天恩同時叫了一聲,就開門進入屋內。

一直跟蹤在天恩背後的林中然,見到她一個走入門口前的不尋常舉動,心頭突然湧出一股前所未有的不安,不敢再踏步上前,但強烈的好奇心叫住他留在原地,沒有轉身逃跑。林中然突然想到一個辦法,取出背包裡的平板電腦和小型航拍攝錄機,攝錄機換上了紅外線鏡頭,原作為外境考察之用,但現在卻成為一部間諜裝置。

林中然熟練地操控著航拍,很快便找到一個有利位置拍攝屋內位,「袁直君?」平板電腦傳送回來的第一個畫面,不是天恩,而是失蹤了整日的袁直君。林中然沒有想到太多,馬上把拍攝到的畫面設定為即時錄影,這時候的林中然,腦裡只想到如何把袁直君當下的境況包裝成一個故事在節目播出。

走進渡假屋的天恩,當然也看到盤膝坐在大廳中央的袁直君,「媽媽…媽媽…」神情呆滯的袁直君口裡只懂不停叫著兩個字。

「先破壞結界,再召喚鬼差。」大師兄下達指令,天恩取出岩鹽,唸呪後就把所有岩鹽灑向空中。
「無常!去找紅衣女鬼。」天恩說完就召喚鬼差。
無常在屋內四處游走,發現窗外正在拍攝的航拍攝錄機,眼見天恩正在拖法,為怕今晚的事流出,無常手一揚,一道光打在攝錄機上。

監察著平板電腦的林中然,發現屏幕上的畫面消失了,「X!」林中然無奈地叫了一聲,唯有返回大隊跟其他會合,待天光之後才隨便找個藉口去取回航拍,正當拿出電話向導演了解工作進度時,發現電話上顯示著十數個未接來電,「為什麼會沒響沒震?」輕輕拍著耳邊的藍芽免耳機,林中然直覺認為是電話壞了,但一把聲音回應了他心中的題問,「是我見你把玩著那東西,才令你不會感受到任何騷擾。」突然藍芽耳機傳來一個男孩的說話,林中然這時才發現一個男孩早已站在他面前,而這個男孩手上正把玩著沈大師的龍王寶瓶。

林中然摘下耳機,想確定一下聲音來自哪裡,男孩見狀,無奈嘆了口氣,手指指著林中然,再指一指自己的耳朵。林中然馬上載上耳機,「沒有這些玩意,你們是不能跟我溝通的。」
從不相信怪力亂神的人,正受到從未遇過的衝擊。
眼見林中然呆若木雞,男孩繼續說,「你們真奇怪,用寶瓶向我們祈願,但又想取回,人類真是不可盡信。」
「你…從海裡拾回這個寶瓶?」理性的人做著理性假設。
男孩笑得腰也彎了,「哈哈…是你們送給我們,我帶上來的。大王說的沒錯,你們人類真的愚蠢到極,做著各種祭禮,卻不相信敬畏的確實存在!」
「你…真的是…南海真龍?!」林中然作出了一個大膽假設。
男孩停止把玩手上的寶瓶,目光盯著林中然,「才不是!」聽完這句話之後,藍芽耳機爆開,林中然彷如遭到電殛,當場暈倒。

「大王才不會自己上來。」男孩一邊自言自語,一邊伸出手隔空把失去知覺的林中然身子定著,慢慢把他移到附近一條小巷之內。

走到渡假屋門前,男孩看到原先包圍著屋子的詭異結界消失了,「唉!好玩的東西總是被人佔先…」男孩無奈嘆了口氣,正打算轉身去找事件的始作俑者,卻被天恩召喚鬼差的手法吸引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