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土」思潮興起,新一代強調香港之主體意識,誓要與中國劃清界線。2012年D&G事件象徵「香港人」的身分在「中國人」的壓迫之下興起,「本土」一詞成為新的抗爭圖騰,本土派勢不可擋。「本土」這個圖騰放在陽光之下,助本土民主前線梁天琦在新東補選獲得六萬六千票,不論傳統泛民還是建制派都不得不正視本土思潮之勢。由楊繼昌成立的香港民進黨高呼「導正本土」企圖重新定義「本土」之意;鐘樹根以「要本土,不要分離」亦有異曲同工之妙。「本土」此一圖騰遂成為各家各派要搶奪之旗幟。

其實「本土」一詞並無內容,「何謂本土」之爭方會出現。現在不論傳統泛民(楊繼昌之流)還是建制派(鐘樹根之流)都希望為空洞的「本土」定義,即所謂爭奪「本土」之話語權。例如李卓人會言支聯會六四之建設民主中國為本土;鐘樹根又言本土並非分離。其實,「本土」實為常識,由本土人民所選出之代議士,當然要為本土人民服務。在人民與政府之社會契約下,政府必然有優先服務本土人民的義務,就像德國的扶貧政策也不會受用於他國之人。惟港共及一眾泛民建制卻倒行逆施,置中國於香港之上,助長中國人剝削香港人之利益,促進港中融合大一統,才出現捍衛常識的「本土思潮」。不過,現在連鐘樹根都可以自稱本土,可見「本土」乃空泛的旗幟。到今天,「本土派」與其跟泛民建制去搶奪「本土」旗幟,落入定義之爭的泥漿摔角,倒不如樹立新旗幟,旗幟鮮明地展示立場。而此簇新而不空洞的旗幟,正正是由香港民族黨揚起的「香港獨立」。

本土圖騰褪去 獨立旗幟興起

本土思潮的掘起勢不可擋,本土圖騰之褪去亦然。本土圖騰之褪去並不代表本土意識之回潮或沒落,而是將會有新的圖騰取代將被玩爛的「本土」圖騰。在新東補選之後,有人認為九月大選將會出現泛民、本土和建制三分天下的狀況,筆者卻認為香港政治以後不能再以泛民建制之分法,香港的政治光譜會由多年來的泛民建制轉向統獨。香港,即將進入統獨之爭的時代。統獨之爭即統派,主張中華大一統,和獨派,主張香港獨立的爭論。

新的抗爭圖騰隨香港民族黨的成立而興起,為香港統獨之爭揭開序幕。香港民族黨為主權移交後首個主張香港獨立之政黨,它的成立令香港獨立之訴求正式放上大枱。其實,在初一起義之時,已有義士高呼「香港建國」,惟獨派思潮仍未觸及政界,尊貴的立法會議員梁家傑更曾於議事廳內說:「我喺度立此存照,我反對香港獨立。」傳統泛民不知是自欺欺人還是錯估民情,總是鬼掩眼(還是鬼掩腦?)將香港獨立之訴求置之不理,直到香港民族黨的出現,泛民主派才不得不直視港獨思潮;惟傳統泛民仍死心不息,將港獨這爭取基本權利的訴求矮化,揚言「有民主,便不會有港獨」。

IMG_0551(圖片來源:高登討論區)

2014年,香港大學學生會學苑出版《香港民族 命運自決》,以民族主義為中心,提倡香港民族主義及道出港人自決之權利,為「本土」論述打響了第一炮。惟當時港獨仍為禁忌,「我支持香港獨立」仍未說出口。直到2016年,香港大學學生會學苑出版《香港青年時代宣言》,終將香港獨立宣之於口,並登上大雅之堂。可見「本土」之說已經成為歷史詞彙,接下來即將會是獨立之說的興起。較激進的本土民主前線亦由本土之路走向獨立,而屬溫和派的青年新政亦高舉香港民族之旗幟。可見已經再沒有新晉政黨再單單舉「本土」旗幟。

今天所謂「本土派」已逐漸拋棄「本土」之圖騰,尋求更有實質意義之旗幟。惟活在歷史的泛民依然後知後覺,執迷於本土圖騰,企圖重新定義「本土」。

泛民再無角色 只有大統一派

舊日泛民主派濫用「民主」此一圖騰,實質推廣大中華統一之實。上世紀八十年代,匯點(前民主黨)首倡「民主回歸」,即香港「回歸」後實行全面民主化,其民主建基於「回歸」之上。實然,泛民主派底裡之意識形態為中國民族主義,捍衛中國領土之所謂「大統一」,民主黨之政策總綱第一項便為「香港是中國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我們支持香港回歸中國。」其大統一之統派立場無所遁形。惟本土思潮之掘起令統派不得不回應,企圖利用「本土」圖騰包裝其大統一思想。

今年六四之爭,可見雖泛民建制對「平反六四」有不同立場,但底裡的大一統思想同出一幟。支聯會稱六四為本土運動,同時又稱建設民主中國與悼念六四是必然的捆綁,被戲稱為「愛國本土」。支聯會六四晚會底裡就是主張香港有責任紀念六四、要求結束一黨專政、建設民主中國、追究屠城責任。2013年,支聯會以「愛國愛民,香港精神」為口號,支聯會實質主張之愛國情懷昭然若揭。傳統泛民主張民主回歸論,抱持中國民族主義,有大一統之思維,是為統派。

而建制派之大一統主張更加明顯。鐘樹根說「要本土,不要分離」便為明證,建制派既為中共之喉舌,當然主張中國民族主義,其「香港是中國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之主張更顯而易見。建制泛民雖表為敵對,但底裡大中華情結欲沆瀣一氣,正所謂「大家都是中國人,不用分那麼細」,泛民建制亦不用分那麼細,雙方都是統派。而且,所謂泛民建制之分其實本也十分模糊,無明確定義,以統獨分更為可靠和確切。

告別泛民建制 迎接統獨之爭

過去,香港的政治光譜一般會被分成泛民和建制兩個陣營;然而,這種分法卻未見嚴謹,我們謹以刻板印象(steoeotype)去區分何謂泛民建制:民主黨、公民黨、工黨等即為泛民,民建聯、經民聯、工聯會等即為建制。但根本無確切定義去區分何謂泛民何謂建制,並非黨名有民主便為泛民,否則民主建港協進聯盟(民建聯)也是泛民。以綱領看,2004年立法會選舉,不單民主黨、45條關注組(前公民黨)、前綫等被認為是「泛民」之政黨有「爭取0708雙普選」之綱領,連民建聯也有此綱領,民建聯為何不是泛民?相反,2010年民主黨違反泛民共同綱領——「爭取2012雙普選」——走進密室與中共密談,妥協通過超錯政改方案,令功能組別千秋萬世,民主黨又為何是泛民?如果以「反對政府」和「支持政府」之義劃分,自由黨又該如何定義?自由黨於2003年廿三條立法轉軚表明反對,而現時田北俊亦毫不掩飾其反梁振英政府之立場,為何自由黨會被定義為「開明建制」而非「保守泛民」?湯家驊兩次支持政改方案,多次為政府惡法護航,又為何會被定義為「保守泛民」而非「開明建制」?

泛民建制之定義如斯模糊,底裡原因乃香港政治光譜劃分一直缺乏意識形態之爭。同為泛民社民連和民主黨當中的共通點謹為「爭取民主」這一點,我們要如何定義一個純粹想爭取民主的政治派別?再加上,其實所謂「建制派」亦非全然反民主,他們亦非反對普選,正如民建聯於2004年也有「爭取0708雙普選」之綱領,終致泛民建制之別變得模糊。泛民建制之分的關鍵問題是:是否支持香港有民主即為泛民?那為何自由黨並非泛民?可惜多年來港人被泛民政棍以「民主」此一圖騰瞞騙,令市民大眾仍看不透此事實。隨著「本土」圖騰之興起,這班政棍又圖利用「本土」圖騰暪騙大眾,以迎合潮流。

並非擴闊光譜 而是範式轉移

隨著雨傘革命及初一起義,加強香港人自發參與政治事務,意識形態之爭將會放在鎂光燈下,而就香港現況而言,這場意識形態之爭必然是統獨之別。現在,香港的政治光譜並非四年前的擴闊光譜,由傳統泛民之光譜擴闊到所謂進步民主派,而是範式轉移,由底裡最基本原則的重新定義,由泛民建制之爭重塑到統獨之別。由極其含糊的「支持民主」和「反對民主」的分野,重新定義為對香港未來的想像,即「維持統一」和「獨立建國」的分野。

以後,香港再沒有泛民建制之分,只有統獨之爭。

清晰的二分法可突顯政黨之面目模糊——論香港眾志

有人討厭二分法,認為二分法過於籠統,筆者並不會否認,但其實一個定義清晰的二分法也有其意義,就是明確地指出政黨之面目模糊——香港眾志是統還是獨?香港眾志主張十年後之自決公投,由香港人決定香港之未來,但眾志本身對香港未來並沒有立場,統獨之界線好像因為眾志而變得模糊。但其實這種「公投黨」有何種方式定義?你支持香港獨立還是支持大一統?他們也許會說:「我們認為可以於十年後之自決公投決定,由香港人決定香港之未來!」你支持自由至上主義還是支持香港有完善的福利制度?他們也許會說:「我們認為可以於十年後之自決公投決定,由香港人決定香港之未來!」你支持同性婚姻合法化嗎?他們也許會說:「我們認為可以於十年後之自決公投決定,由香港人決定香港之未來!」

主張公投並無問題,但蘇格蘭民族黨主張啟動獨立公投,也有一個明確立場支持獨立;熱血公民主張公投制憲,也有提出具體修改哪條基本法的建議;青年新政同樣主張自決,也表明支持香港獨立。香港眾志這種公投黨實際上根本是民粹黨、牆頭草,簡而言之,香港眾志的立場就是「香港人點諗我就點諗」,咁你做乜諗嘢啫?咁根本無得輸,因為你永遠站在民意的一方。但代議政制本身就是彰顯民意的制度,在不同地方的政黨政治,就是A政黨提出主張1、B政黨提出主張2,然後由選民投票選出代議士去實行其主張,如果A政黨贏得選舉,便證明主張1較受支持。但香港眾志呢?他提出的主張就是由香港人決定香港未來,但眾志覺得香港未來該如何?我投本土民主前線、青年新政、熱血公民、香港民族黨是支持香港獨立,我投民主黨、民建聯等是支持大一統,我投香港眾志呢?這班劫持學生光環的政棍共同體根本就是騙選票,以假主張瞞騙香港人的真選票。

二分法之妙處,就在於看清政棍的面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