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7月30日,香港民族黨召集人陳浩天收到選管會的通知,正式取消陳浩天的參選資格。民族黨開記者會和網上號召怒不可遏的民眾於金鐘聚集,雖然是突然號召群眾,但在晚上九時,亦有數百人響應號召於金鐘聚集。

同日晚上,泛民主派突然到場,貌似預先約齊人,並拉著不可能數小時內可印製出來的橫額於金鐘遊行。途中遇到浩天,他們手中的橫額不單只撞到浩天,還向浩天說「唔該借借」。遊行結束後在同一路線回程,長毛賊不斷叫路旁的獨派支持者「收皮!」喂,阿哥,是次被褫奪參選資格的人是浩天,而非泛民中人,當你們因是次事件遊行期間,遇上被褫奪參選資格的浩天,竟叫他讓路和挑釁其支持者?除此之外,在聯合聲明中,竟用「個別候選人」此等字眼而不直接開「陳浩天」這名字,難道他們不知道「時而勢易」四字嗎?還以為自己是大佬?難道他們不開名就能壓制得到經已在歷史留名的浩天嗎?不要奢望他們能幫助我們,面對港共政權的打壓,他們的抗爭是不知歷時有沒有30分鐘的遊行,走的路線明顯與我們截然不同。

有些人說我們「無名無姓」。對!我們確是「無名無姓」,但我希望大家明白一點,就是我們不是為了「有名有姓」才走上街頭,以身犯險,以武犯禁。還有,革命不是求名利,如光復會的秋瑾、華興會的黃興、同盟會的趙聲等人,全部也是英雄烈士,其中趙聲於廣州發動兩次起義均失敗,結果疾首痛心,最後在香港病逝,被追贈為陸軍上將。難道趙聲是為了死後被追贈為陸軍上將而上陣殺敵?當然不是。

另外,8月2日下午,梁天琦亦收到通知,提名被裁定無效。天琦決定下午六時於九展開記者會交待詳情,大量黑警在九展一帶布防。你看!政府如此懼怕人民,是心虛的表現。你,還選擇沈默嗎?

「丟掉幻想,準備戰鬥。」是出自中國共產黨,同時亦適用現時的香港人。面對港共政權的管治,香港被中國入侵將近二十年,現時的香港不如主權移交前的香港,可見香港在中國統治下正在不斷倒退。當初洋務運動的「中學為體,西學為用」是由魏源提出的「師夷長技以制夷」演變而成。我們應以史為鑒,用老毛思想對付中國共產黨的傀儡 — 港共政權。對方反對香港獨立,那麼我們就要支持香港獨立;對方反對以武制暴,那麼我們就選擇以武制暴這一抗爭手段。正是「凡是敵人反對的,我們就要擁護;凡是敵人擁護的,我們就要反對。

老毛曾說:「革命是暴動,是一個階級推翻一個階級的暴烈的行動。」各位,我們不是社運分子,我們是革命分子,我們正在革共產黨的命。故此,我們必須丟掉幻想,準備戰鬥。大家萬事小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