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三十日,香港民族黨召集人陳浩天正式被選管會取消其於九月立法會選舉的參選資格,旋即引起公眾嘩然,眾人一度擔心其他支持香港獨立的參選人亦會遭受同一命運。而當刻的我所擔憂的則是另一個可能,果然,事情真的如我所料發生了。

直至八月二日,另外三名獨派候選人--梁天琦、陳國強、中出羊子,以及歸英派候選人賴綺雯亦被取消參選資格,而最弔詭的是,另一獨派色彩相對比較不濃厚的參選團體熱普城(熱血公民+黃毓民+陳雲)則正式獲得參選資格,這正正就是我當初所擔憂會發生的事。

選管會容許熱普城參選,是對熱普城的放生嗎?是因為熱普城只談「建國」不談「港獨」嗎?事實敢情不是如此。在我看來,這不是對熱普城的放生,而是對熱普城更兇狠、更陰毒的打壓。

先旨聲明,我是熱普城的支持者,自然會關心熱普城的選情,對於熱普城能夠入閘參選亦深感欣慰,但面對現今這個狀況,我倒是寧願熱普城也被取消參選資格。政府要打壓港獨勢力,明明應該連熱普城也一併封殺,偏偏政府並無這樣做,這不禁使人想到這當中是否有什麼陰謀。

共產黨對付異己,陰謀詭計盡出,試想像如果政府將所有獨派包括熱普城也封殺掉,大概只會將港獨勢力徹底逼上街頭,引發無數次的年初一旺角事件。相反容許少量獨派參與選舉,便會令港獨支持者覺得自己「仲有得揀」,讓民怨稍為得以疏導。也許有人覺得,現在只剩熱普城能夠參選,他們不用再面對其他獨派候選人的競爭,不是對熱普城的選情更加有利嗎?這個說法對傳統泛民而言是對的,譬如支持公民黨的選民,如果選區內只得民主黨和民建聯兩個選擇,他們心不甘情不願,還是會「含淚」投票給民主黨。但獨派支持者則有性格得多,支持梁天琦的選民,可未必會含淚投陳雲,支持陳浩天的選民也未必會含淚投鄭松泰。

反之,獨派之中只得熱普城能夠參選,其壞處可是更多。最為危險的,是一些反對港獨的泛民和「黃絲豬」會一口咬定熱普城是被共產黨收編了的「鬼」,「佢又講港獨你又講港獨,點解佢冇得選你又有得選?你仲話你唔係鬼?」尤其在一些泛民黃絲陣營的媒體(主要是生果報)瘋狂抹黑之下,這效果會更見明顯。坦白說,熱普城陣營之中,除了黃毓民幾乎篤定當選,於上屆選舉僅以千多票落敗的黃洋達當選機會較高外,鄭錦滿和鄭松泰的選情也頗為不樂觀,而陳云根(陳雲)雖為香港本土派開山祖師,其知名度也大多限於網絡世界的政治宅圈子。若遭到這些泛民黃絲的瘋狂抹黑,這三人的選情就更加艱險,最終可能只得黃毓民和黃洋達當選,他們得兩個人,除了在議會內幫手拉下布、屌下梁振英,根本做不了什麼。

當然,欲加之罪何患無詞,泛民黃絲要抹黑獨派,即使所有獨派也能參選,也無阻他們的抹黑。最令人憂心的,還是獨派陣營之間因此互相攻擊。雖然各個獨派陣營大方向一致,其實各派的支持者當中還是有少許矛盾的,如一些港獨支持者認為陳雲倡議的「永續基本法」是假港獨真投共;或說梁天琦呼籲支持者轉為支持另一政治立場有頗大差異的候選人梁頌恆,其行為惹人生疑;以及梁天琦於新界東立法會補選高票落敗後,熱普城隨即宣佈積極考慮參選,被梁的支持者指責為收割梁的成果等等。這些獨派陣營間的矛盾,本來可透過公平公正的選舉,用競爭的方式堂堂正正去解決,而今只得熱普城能夠參選,情況就變得麻煩了。獨派間的矛盾,除了可能遭泛民黃絲的抹黑言論影響而激化成衝突外,由於是次選舉多個獨派參選人遭到封殺,令選舉的公正性受損,因此可能會有人提出杯葛選舉,若然有一定數目的人支持杯葛選舉,而熱普城又堅持繼續其選舉工程,熱普城就會被指摘只顧獲取議席而不顧原則,與泛民無異,從而釀成衝突。

倘若陳浩天和梁天琦的支持者願意轉為支持熱普城,這當然是我所樂見的,但熱普城的支持者也不能強逼陳梁支持者轉投熱普城。我們昔日放棄泛民主派,也是為了不要再含淚投票,今日輪到熱普城去選,也沒理由要求別人含淚投自己。唯一最需要防範的,就是熱普城和其他獨派互相攻伐,內耗不斷,最終將本來日益壯大的港獨力量一夜瓦解,真是「共產黨最高興」!

在我寫此文的時候,已經見到facebook上一些黃絲專頁如立場新聞、HOCC已經有留言稱熱普城是「鬼」了,這些流言蜚語一旦蔓延到獨派陣營之中,離大家攬炒一鑊熟的日子不遠矣,各位支持香港獨立建國的朋友,必須要沉住氣打完這場仗,切勿受到分化!要令香港起死回生,我們就只剩這幾年而已,要是有什麼差池,後果是我們所無法承受的,萬大事大局為重,切記、切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