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天琦的參選資格失效,除了支持者感到政治打壓之外,身為香港人更應感到恐懼。一個通過合資格提名的候選人,還未正式面對群眾,就因為選舉主任的個人判斷而決定不能參選,這不但違背了選舉本身的本意,更顯示了現今的香港已經是人治高於法治。曾經立法會選舉是香港人一個最接近民主的一人一票投票方法,但原來在給我們選擇之前早已經有一名把關人先踢走一切港府與中共不合意的人,這樣的選舉跟選特首一樣不是聊勝於無,而是隔絕了香港人所有決定自身未來的權利。
  
香港人曾經能驕傲的向別人說自己擁有自由,但如今我們的言論自由沒有了,每說一句話都要冒著警察上面拜訪的風險,被消失的人愈來愈多;集會自由沒有了,連聚集一起遊玩POKEMON GO都有可能被當作非法集會;選舉自由也名存實亡,你有足夠提名人與簽署了一切文件也好,Facebook上一句說話都可以讓你成為一個對香港構成危險的人。試問我們還有甚麼自由可言?我們不能用自己的方法去對抗種種不公,要生活就只能接受在自己地方變成毫無權利的二等公民。若果面對這種情況還覺得抗爭是不必要的暴力,中國共產黨歡迎你成為他們十三億愚民中的一員--不,連部份中國人都敢為自身公義上訪,維權律師都敢為對抗強權而受牢獄之災,大家口中的蝗蟲也許比一眾被溫水煮蛙仍安於現狀的港豬更勇敢,更有擁抱自由的資格。
  
大家可以不認同梁天琦,或是不喜歡,甚至是討厭他,但每一個香港人都不應該忽視這次梁天琦面對的打壓。因為不合政權的心意就能受到凌駕於法律的影響,由三跑強行通過到李波等人被消失被嫖妓開始香港人已經不是第一次面對,但這次如此明顯的打壓已經跳出議會,將一個代表著想用更進取的手段去改變香港的思想拒諸門外,代表香港政府已經容不下任何人嘗試去改變中港融合這個方向。枉政府還敢叫香港人要和平爭取透過合法途徑發聲,轉個頭來卻禁止了這股勢力進入議會在法律下訴諸己見的機會。也許你覺得這次政府的決定仍與你無關,但政府所作的過份之事只會有增無減,在中共官員都會被自己人清算之下,有誰能肯定自己走的路永遠都在政權的容許之下?當政權把有能力反抗的人都清除之後,餘下的人就有如待宰之羊,到時候就算要把你的財產莫名充公,你又有何反抗的能力?難道要靠那早成為權貴工具的法律嗎?
  
面對這樣的政府香港人表達訴求時行為漸趨激烈是迫於無奈,也是唯一可行的方法。梁天琦的成敗不止是議會能否多一股新勢力的存在,更是代表能否保衛我們最後一點自由的機會。我曾經在網上罵戰看過一句說話:「就算我不認同你的說話,我仍會尊重你自由發言的權利」,這就是自由的真正意思。你可以反對梁天琦的所有觀點,但你仍然要尊重選舉權給予梁天琦的權利,這樣才是以往我們所認識的香港。你不支持梁天琦可以不投票給他,但絕不能為他不能入閘而感到興奮,因為當梁天琦不是敗於選票而是敗於政權的時候,香港人就失去了最後一個爭取自由的機會,而日後我們也再沒有任何憑自己決定前路的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