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是香港特別行政區最後一屆我等所認識的立法會選舉。選舉管理委員會史無前例地要求所有候選人簽署確認書,保證效忠基本法及香港特別行政區。然而,原來有否簽署確認書根本不重要;因為港共政權只是針對個別所謂「港獨」候選人,要千方百計禁止他們參選。結果,梁天琦、陳浩天、陳國強、中出羊子和賴綺雯五人均被無理取消選舉資格。

選舉不單只是投票。直接選舉的權利分成三部分:投票權、提名權與參選權。立法會三十席的地區直選議席乃由直接選舉產生,故此每一個選民的投票權、提名權與參選權理應受保障。再者,基本法第二十六條規定,「香港特別行政區永久性居民依法享有選舉權和被選舉權」;二十七條又規定,「香港居民享有言論、新聞、出版的自由,結社、集會、遊行、示威的自由,組織和參加工會、罷工的權利和自由。」個人政見從來就不應成為被取消選舉資格的理由。選舉主任以候選人政見為由取消其選舉資格,就是違反了基本法。

再說,基本法是憲法,規限的從來都是政府,而非人民。他日若有候選人當選成為立法會議員了,你當然可以要求他效忠基本法和維護「一國兩制」、反對「香港獨立」,因為他已經是擁有權力的公職人員。然而,候選人的身份不是公職人員––––起碼他還未成為下屆立法會的公職人員。

法律非聖經,可以因時制宜,隨時修改。事實上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也經歷了四次大修,而當前的「八二憲法」亦進行了四次小修訂(1988、1993、1999和2004)。偏偏香港的土共就是要把基本法說成是神聖不可侵犯,不可修改,要對憲法上的條文照單全收。然而,法治之精神,從來不在於盲從憲法上每一條條文,而在乎遵守其精神;一旦基本法與香港法例當中有何條文與憲法精神相違,就當修訂。「香港作為中國不可分割的一部分」這條文從來未得到全港人民授權與認同,本身爭議性極大,為何立法會候選人不可以討論,不可以反對呢?立法會候選人以修改基本法條文作為政綱,才是最正當的事情。立法會本應以「立法」為己任,而非去處理爆水管這種小事,偏偏由建制到泛民的政棍卻以討選民喜歡的民生小事為主打政綱。

今屆已經是我等所認識的最後一屆立法會選舉。可以預見,假若熱普城五區全部當選,進入立法會,政府最快已經會在2018年辭職公投時全面封殺所有不合其心意之候選人參選,令公投制憲失敗,迫使香港人走上街頭勇武抗爭。香港若不獨立建國,重寫憲法,香港就只剩下最後這四年的機會。除了革命以外,我看不到出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