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向一轉,就有一班人攻擊熱普城,故意扭曲永續基本法的意思。

各位,如果有讀過城邦論,裡面有一個中心主旨是很清楚的,就是香港人要以假戲真做的心態,以勇武抗爭,族群鬥爭去捍衛基本法。

有人批評,永續基本法是乞求中共守約,這是錯誤的。陳雲主張勇武抗爭,在旺角佔領期間,多次呼籲用武力對抗藍絲以及共產黨特務(特務身份無法上法庭),請問這是乞求中共守約嗎?

國與國之間的政治鬥爭,本來就是講實力而不是講條約,要令條約行之有效,背後就必須要有令對方違約時要付上沉重代價的手段。而香港之於中國,是經濟套現的工具,中國靠著香港的金融信用於國際套利,香港是有實力的,是目前中國經濟重要的支柱。相信這一點是目前獨派也認同的。所以只要勇武抗爭者眾,不懼拳腳,用自己的方法癱瘓香港金融機關,以玉石俱焚之決心進迫中共,中共是不得不守約。

另外,又有人說熱普城永續基本法,是要把一部殖民憲法保留下來。我在這裡實在地重申,當香港人能透過全民運動,協迫中共修改基本法,這條路一旦開通,就是香港人創制複決的實際操作。這意味著什麼?就是香港人學懂了政治實際的操作。而且當香港人確實有能力有辦法修改基本法時,基本法就不再是殖民憲法。

五區公投,全民制憲,以永續基本法為其中一個目的。熱普城主張以辭職補選變相公投,作為匯聚民意的工具,並宣之將以勇武實踐之。這種政治操作的意味是什麼?就是讓香港人從泛民被共產黨牽著鼻子走的抗議模式外,另闢一條屬於香港人,最原始的最直接的抗爭原理,在共產黨的規則以外,另創一條自己訂立的遊戲規則,脅逼中共。

變相公投,匯聚足夠的民意,召開香港前途談判,永續及修改基本法,中共不接受就行動升級,流血收場。這就是熱普城設下的遊戲規則,而一旦遊戲成功了一次,這遊戲的模式是惠及全香港人,以前香港人在中共手上失去的,都可以靠這一原始森林般的政治鬥爭遊戲中奪回。同時經歷這場森林遊戲後的港人,自然就戒除泛民書生的愚昧,不再是順民,任政權搓揉。

各位,凡是看表面,就造就今天梁天琦簽署「非港獨聲明」被泛民陣營誣衊妥協罪名的局面。香港人必須要打破形式主義,看破形式背後的原理。全民制憲,永續基本法是表面,內裡真正包含的是什麼,就是我以上說的一套政治操作,是一把可以屬於香港人的刺刀。

死守形式的人是最容易操縱的,各位請仔細想這句話的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