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築師皇帝
Architect Emperor

五賢帝時代(Five Good Emperors)

五賢帝大理石頭像,按年份排列。從左至右為:涅爾瓦(Nerva, 公元96-98年),圖拉真(Trajan, 公元98-117年),哈德良(Hadrian, 公元117-138年),安東尼(Antonius Pius, 公元138-161年),馬可.奧勒留良(Marcus Aurelius, 公元161-180年)

圖拉真的繼任者Successor to Trajan

如果大家有睇開既話,應該會留意到呢位正正就係近年日本人氣漫畫,以及漫畫改篇電影《羅馬浴場》(Thermae Romae)果位鬍鬚佬皇帝(ハドリアヌス,Hadrian日語拼音)。

哈德良係羅馬歷史上有名既「建築師皇帝」,響哈德良治下,羅馬帝國境內建築活動蓬勃,響今日無論係去土耳其、歐洲、北非、埃及定東地中海地區,都會搵到好多掛住哈德良個名既凱旋門、神殿等建築。哈德良本身遊歷廣博、又對建築非常有興趣,亦都親自參加好多建築既設計,當中代表之作係位於羅馬市郊既哈德良墅(Hadrian’s Villa)。

由於哈德良時代所建,以及落佢名既建築作品太多,所以我地會揀三個代表作品深入介紹:
帝國邊疆既防禦體系哈德良長城(Hadrian’s Wall)以及Limes長城
圓形穹頂建築巔峰之作萬神殿(Pantheon)
羅馬帝國既圓明園哈德良別墅(Hadrian’s Villa)


哈德良偏愛希臘文化及古希臘建築,呢點大大影響哈德良時代既建築風格,上圖為哈德良為先帝圖拉真所建的圖拉真神殿(Temple of Trajan),位於土耳其巴格門古城(Pergamon)

哈德良於希臘雅典(Athens)所復建的宙斯神殿(Temple of Zeus)

除哈德良之外,響今季五賢帝入面最後兩位:安東尼Antonius Pius同馬可.奧勒留良Marcus Aurelius都會約略帶過下,會講到五賢帝既後續同之後羅馬既沒落。另外,仲會介紹一個近幾年先發現,施工期間長達百年,穿越敘利亞、約旦兩國,長度達到驚人既106公里既羅馬隧道。

哈德良長城(Hadrian’s Wall)及Limes防線
守護邊境既防禦體系

記得上季結尾既時候,我地講到圖拉真(Trajan)響公元117年駕崩,羅馬帝位迅速落到過繼為圖拉真養子既哈德良(Hadrian,公元76-138年在世,公元117-138年在位)身上。哈德良既外交政策同前任既圖拉真好唔同,哈德良既國策方向轉攻為守,著重加強對邊境地區既保護。正因為咁,就誕生左位於不列顛尼亞(今英國)既哈德良長城,以及位於各前線邊境地區名叫Limes既城牆+要塞鏈防禦體系。拉丁文Limes呢個字,後來亦都成為左英文Limit(極限)既字根。


城牆部分殘餘地基及瞭望塔哨所

歷史學家普遍相信哈德良長城係大約響公元122年,即哈德良皇帝巡視不列顛尼亞前後開建,但亦有理論指可能早至118到119年已經動工。哈德良長城總長117.5公里,沿長城建有約160個駐留軍人既要塞城堡,320個瞭望塔哨所。城牆本身平均高約6米、瞭望塔高9米,前方挖有壕溝。哈德良長城呈東西走向,沿天險而建,將大不列顛島一分為二。從公元43年克勞狄(Claudius)皇帝首次入侵不列顛尼亞起,羅馬人已經成功征服整個南部難纏既部落,所以南部屬於羅馬控制既範圍,當時被稱為「文明」既地方。至於北部既蘇格蘭(Scotland),就主要係凱爾特部落(Celtic tribes)既地頭。哈德良長城修建既目的,一來為左防範好戰既凱爾特部落南侵,損害羅馬響不列顛尼亞既利益,二來就都方便出入境管制同徵收稅款。


哈德良長城地圖

哈德良修築不列顛長城期間,大家或者會有種預感,不列顛既人應該會好慘喇,唔知會唔會發生孟姜女哭崩長城既事呢?幸運地,哈德良並無捉壯丁、強制人民勞動呢d勞民傷財既手段去達到目的(事實上響羅馬史上並無發生過自由民被大規模無償徵用作強制勞動既事件),不列顛尼亞既長城,其實係三個駐守當地既羅馬軍團既士兵響非戰鬥期間所建。呢三個軍團分別係:Legio II Augusta、Legio VI Victrix同Legio XX Valeria Victrix,大約有15,000人左右參與興建哈德良長城,佢地大約用左6年左右就完成整個工程。


修建哈德良長城既兩個階段:1. 臨時既夯土木結構牆身+障礙物+壕溝,2. 永久既磚石結構牆身+障礙物+壕溝

哈德良長城既出土既要塞、軍營比左考古學家好多珍貴既考古資料,當中有士兵既個人物品、武器及防具、工具、硬幣、書信,器皿、甚至皮靴等等,當然仲有軍營既建築設計本身,同埋裡面既設施等等,呢d對於瞭解羅馬士兵響邊疆既軍旅生涯非常有用。響東方既文化入面,一般人聽到「戍守邊疆」,通常即刻會聯想到d唔好既野。例如響《弔古戰場文》中一句「地闊天長,不知歸路」,就已經以好淺白既詞句好深刻地描寫邊疆生活既淒酸。


哈德良不列顛長城所發現既要塞同軍營

羅馬人既軍營清一色柜形圓角(唔知蘋果會唔會指責古羅馬人抄襲iPhone既柜形圓角設計呢?)

其中一要塞遺址近觀

但響不列顛尼亞既邊疆之處,考古學家發現相比起遠東既同行,羅馬軍隊既邊疆生活可能更幸運。雖然戰事既殘酷、氣候既苦寒都係一樣,但羅馬軍人即使響距離首都最遠既邊境,仍然享有所有羅馬文明帶黎既便利。考古學家發現駐守哈德良長城既所有既軍營都設有輸水管道,有自來水供應。軍營內設有沖水既廁所(Latrines),因為衛生對於保持士兵健康好重要。軍營內甚至設有熱浴場同燃煤取暖既中央暖氣系統,令到從南邊溫暖既地中海一帶遠赴酷寒北方既軍官同行政人員,可以更容易適應當地比較嚴苛既氣候。而響其中一個考古發掘場Vindolanda要塞出土既大批書信(目前已有752封出土及完成翻譯),顯示戍邊既羅馬士兵可以同故鄉既家人有定期書信來往,而且仲可以托家人寄衫寄襪到邊境地區,呢一切有有賴於響第一集所提到,總長8萬公里骨幹加上40萬公里支線既道路網同埋定期穿梭來往既郵政系統。Vindolanda書信既發現,亦都印證左羅馬士兵識字並唔係咩罕見既事,唔少人都有讀寫能力呢個事實。而圖拉真同哈德良兩位皇帝,響佢地既履歷表中,亦都曾經做過戍邊既將士,所以後期歷史學家有句話:「行省出皇帝」就係咁既意思。


Vindolanda發現既戍邊將士書信


Vindolanda要塞出土,士兵著過既鞋

沿哈德良長城所建既要塞內,設有供士兵使用既廁所(Latrine)

廁所復完圖

軍營內設有供暖系統既房屋,相信係高級軍官既居所

近年,更多既考古證據揭示哈德良長城既興建同羅馬軍隊既進駐,深刻咁改邊左當地人既生活。不列顛人鐵器時代既部族村落被荒廢,人口移入羅馬所建既殖民城鎮。而城牆以南,更加冒起南邊流行既羅馬式莊園(Villa):有熱自來水、中央暖氣、馬賽克地板畫既莊園。當然,住響莊園入面既,好大可能都係從意大利派黎既文官,但隨哈德良長城帶黎既城市發展,令到地中海文明能夠滲透大西北,對不列顛歷史有住深遠既影響。


鐵器時代,羅馬人征服不列顛尼亞之前,不列顛本地人既房屋(roundhouse)

羅馬人征服後所建既別墅


部分保存響今日英國既古羅馬別墅馬賽克地板砌畫

只有百幾公里哈德良長城,只係更大既羅馬邊境防禦體系既其中一小部分。除不列顛既長城之外,近年既考古仲發現有日耳曼長城(Limes Germanicus)、達契亞長城(Limes Rhaetia, Limes Moesiae)、阿拉伯長城(Limes Arabicus)之類邊境防線。但哈德良長城係目前被最深入考究既同類防禦體系,為我地瞭解其他地方既羅馬防線提供左彌足珍貴既資訊。


目前已經發現既羅馬邊境「長城」防禦體系

德國桑騰(Xanten)復完的日耳曼長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