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屆立會選舉,本是香港古新舊政治勢力生死存亡之戰。然而,事件發展至陳浩天等人的「不能入閘」。由於梁振英太亂來,原本應由司法機關驗證「港獨」、「顛覆政府」是否出現,再作出是否起訴,本是刑事範疇的東西,如今成為全香港的政治洗牌,搞大陸的「黨中央鬥爭」。他將「港獨」的提倡者剝奪選舉資格,亦剝奪香港市民的提名權,換言之是用行政手段,玩弄「剝奪政治權利」的把戲。

港獨的興起,與其說是梁振英失政,倒不如說中共在港二十年管治失效,令年青一代感到絕望。這個時代的年青人,有些或會沉淪迷失,諸如夜晚在公園流連把玩Pokémon GO,有些或會決定玉石俱焚,最少是中共厭惡的方式,與之對抗。

不論你是那一類青年,閣下未來面對的香港,將是以悶局開場,且曠日持久,而且可以預見,社會各個領域,均要各位青年人表忠表態。皆因港共政權,必定要求附從者從各方面入手,打壓反對聲音。便如電影《十年》獲得好評後,馬上便有電影公司老闆媚共,介入金像獎評審。這就是從文化上攻擊青年聲音。另一方面,港共亦會藉立法,摧毀本地的中產力量,以及同情支持本土的勢力,減少年青人向上流動機會,令他們無力反抗。 勝者盡享榮華,敗者身敗名裂,致香港於零和遊戲中,逐漸演變為權鬥。此等地步,但凡陷入其中者會魚死網破,盡力抹黑對手,爭取對自己有利的資本,方便將來建立勢力。欲置身事外者或跳船,或離開香港,或不問世事,抱食花生態度,全然不知自己早已是棋盤中的棋子。未來的大半年,香港的政局將會前所未有的混亂,高級官員下台、大批市民被捕、各式滅聲出現,都是意料中事。

但這陣火一去後,就會是重整、收拾以及慢性消耗的階段。因為,各方參與者中,幾乎無一方有心,遑論有能力改變現時政制。那怕像梁天琦者當選,亦會變成政制中的一粒螺絲。而且,由於中共未完全衰落,控制力尤在,一定會想方法將局面控制在自己的控制範圍內。這種情況,和建華八年後,曾蔭權當政的頭兩年的香港相近。然而現在香港,已是各方勢力撕裂、對決,甚至一個新聞,一個議題,都會引起軒然大波的社會;而經濟在環球衰退下只會更差。無論何人當特首,受中共祝福,甚至全權委任行事,都只會陷入泥沼,亦即,消耗戰的社會環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