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號風球除下,梁天琦的參選資格也被正式除下,連同他在內共有四名本土派候選人的提名不被確認(不計算民主進步黨的楊繼昌)。

港共政權以候選人的港獨言論作為篩選理據,在法理上是否說得過去,明眼人都心知肚明。但司法覆核需時甚長,待到終審法院宣判恐怕也是數年之後。加上港共尚有一招「人大釋法」作撒手鐧,只能說殖民政權的陰謀暫時得逞。

但港共政權此舉徒然是贏了戰事,卻輸掉整場戰爭。港獨派不是泛民,受了傷不會哭哭啼啼幾句就了事,立法會此路不通,日後街頭就是他們的主場。德國首相俾斯麥有云:「當前的重大問題不是靠演說和決議所能解決,而是靠鐵與血。」既然香港獨立問題不能在議會內解決,那就在議會外解決吧。

而港共政權又不敢全盤打壓所有本土主義的參選人,現在五區仍有本土派可選,如新東的plan B梁頌恆就代替梁天琦出戰。情形有如戒嚴時期的台灣,任何候選人只要掛上「黨外」二字都能高票當選,不是因為候選人本身吸引選票,而是執政國民黨所作所為致使人民反感投其對家。一個梁天琦倒下去,卻有更多「梁天琦」冒出頭來,而他們年輕得很,可以等下一屆,非垂垂老矣之人可比。

這些被無理取消資格的候選人,真真正正地在歷史留下被港共政權逼害的記錄,這是極權政府的饋贈,光環從此永遠戴在頭上。香港獨立運動之火,就由今日這班「敗寇」帶領,而提供助力的就是這個醜惡的政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