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月立法會直選,選管會越權拒絕高舉港獨的候選人參選,如前文所述,顯出港共衝擊法治、滋長港獨。曾經,我認為鼓吹港獨開天殺價是手段,落地還錢保障港人利益為目的,以港獨主張作籌碼,然而,共匪一再破壞港基本生活、醫療制度、教育文化、環境衛生、經濟支柱,到最後,基本人權「被選舉權」、言論自由都剝削。被篩走的港獨派,是得到選民提名,循一貫程序、守法規地報名,卻遭行政手段、莫須有理由橫加助攔,加上一眾真。反政府報名人士應有的參選權利,竟要像等候發落般等消息。

中共得寸進尺,貪得無厭,港人為求尊嚴、安穩地生活下去,只有趕匪自立一途。港共將港獨份子拒之於建制系統外,正好有助港獨派專注心力資源往體制外抗爭,影響將會更加難以掌握。

同路人不必心灰氣憤,亦不應猜測港共(及背後的中共)用甚麼準則、尺度去承認或否決提名,牠不是甚麼主子,無必要試圖去猜度心意,跟其思維,只會被牽著走,反之我們走自己的路,去打出自己的節奏。一方面幫已入閘的拉票,對手放毒我們消毒;另一方面支援被篩選的,從法律途徑、體制外及香港國境外抗爭。

無論循直接獨立、建國、制憲哪一條路,在不久將來,共匪會失去從不應擁有的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