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活生生的異象。他一揮手便揭露了它們,顏色昏亂的瘋狂和神秘,他的頭就是最高一切。他必須面對他的敵人,那些試圖阻攔他的手,就像他出生的秘密般。他的存在就是聖地的心跳,感受著黑暗和激情,就像他是送如沈默唯一的禮物。
—R.潘塞緹,1971年

還記得第一次看到這幅畫還是小學二年級。

那時候網絡發展還在起步階段,沒有Facebook,也沒有Youtube,唯一的公眾平台是那些設計相對簡陋的網上論壇。筆者在一次小學同學的介紹下,接觸到人生第一個網上論壇「迷你論壇」。比起那些沈悶的課本,迷你論壇的內容的確有趣得多。筆者在那裡的貼圖區樂得流連忘返,貼圖區裡盡是些千奇百趣的帖子,什麼世界奇境集,什麼日本奇怪發明⋯⋯

有一天,筆者在論壇看到一個恐怖圖片帖子。帖子的名字早已忘記得一乾二淨,總之帖子裡頭放了很多所謂的「恐怖照片」,雖然大多都不怎樣恐怖,都是些PS得很劣拙的「鬼照片」,直到筆者看到那張圖⋯⋯

13680820_539945629532747_908320948691330351_n

筆者還很記得,自己只用了一秒時間看那張圖片,便嚇得邊跑邊尖叫地衝出房門,把在看電視的家人都嚇壞。筆者過了很多年才知道那張圖片還有很多細節,例如長得像洋娃娃的小女孩、玻璃門背後的群爪,但年幼的筆者什麼也沒有留意到,他只和畫中一個物件對上一眼,只有一個物件,便被嚇得大聲吶喊。

那個男孩。

如果單憑描述外表,那個男孩實在沒什麼特別之處。他既沒有猙獰可憎的臉孔,也沒有齜牙裂嘴的表情,只是一個穿著藍色短袖汗衫的小男孩。然而,那雙眼睛⋯⋯

那雙眼睛恐怖得卻讓人不寒而憟。

儘管當時被嚇得頭昏腦脹,一個清晰的想法仍然閃過筆者腦海:「這就是惡魔的容貌。」那雙眼所發射出的邪光,就像野生毒蛇盯著獵物般,能在弱小的獵物心中激起無限恐懼,嚇得牠們驚慌失措,像通電般動彈不能。這種恐懼不是來自思考,而是源於本能。

嚇壞的筆者不敢回到電腦,只好拜託家姐入房把照片關掉。數分鐘後家姐走出房間,在旁的母親好奇地問那張圖片是怎麼樣,她只是咕嚕地答道:「那確是一張讓人很不安的照片。」之後便再也沒有說話了。

時光飛逝,長大後的筆者雖沒當年那麼膽小,但再次望見這幅油畫時仍然心有餘悸,並且發現如此懼怕這幅畫的並不只有筆者,還有世界各地很多網民。究竟這張看似尋常的圖片有什麼能力讓人望一眼便心寒呢?它背後又隱藏住什麼故事?

讓我們開始今天的旅程。

「在ebay讓人咋舌的拍賣品警告」

拍賣貨品警告:

此貨物不適合情緒病患者、心肌不好的人和對超自然現象陌生的人。當你對這油畫叫價時,代表你已經同意承擔所有發生購買前後和油畫有關的事情。這幅油畫有可能附上足以影響你生命的超自然現象。但是當你叫價時,你所付出的金錢只包含油畫本身的藝術價值,你購物的意欲也不受那兩張介紹照片影響,無論直接或間接。

趁著我們把這幅油畫弄走時,想問各位eBay友一個問題:我們想賣掉油畫後「潔淨」一下房子,大家有識有「祝福」資格的神父嗎?價錢大約多少?

另外,油畫大幾36吋高24吋闊,頗大的。除此之外,我還有數點需要澄清:

牆後沒有放置任何釋放氣體的裝置

牆後卻都沒有任何發聲裝置、火藥味、或是任何奇怪的東西

理論上,世界上沒有鬼怪,也沒有超自然力量。這只是一幅普遍油畫,發生在它身上任何事都應該有合理解釋,例如光暗效果。

時間是2000年2月,這則「警告」出現eBay一件拍賣品上 ,並立即惹來30,000多名網民查看。但人們洶湧而來的目的,並不是因為這則「警告」有多唬人,而是拍賣品本身。

13892224_539945839532726_3879151296327681951_n

這幅神秘油畫有能力讓任何一個成年人雞皮疙瘩,甚至失聲尖叫。然而,這幅油畫不單是畫風上的恐怖,油畫本身也疑似有咒語的力量。數以千計的網民在看過油畫後,紛紛投訴受到油畫作祟,身邊陸續發生各種光陸怪離的事情。

有網民說只是看過油畫一眼,便感受到一股突如其來的壓力使她昏過去。也有網民說聽到一把宛如來自地獄的聲音和他們說話。那把聲音聽起來就像「驅魔人」裡頭的著魔女孩。有時候還有一股熱風由螢幕吹向他們的臉龐。甚至有網民投訴在在看過油畫後,便一直無故跌倒,這種情況直到他在家中燒白鼠尾草為止(筆者註:傳聞燒白鼠尾草有淨化負面能量的作用)。

當中比較逗趣的一段留言是網民Kwoon在兩年前發表:「我看過了,感覺不到任何東西,有害怕的必要嗎? 更新:2小時過去,我莫名其妙地陷入驚慌,腸臟都絞成一團。」

拍賣品的賣方是一對來自加州的夫婦。他們說油畫在住家附近一個舊啤酒廠找到。他們當初覺得油畫還算美觀,於是便把它帶回家。但數天後,他們的細女便哭訴說「畫中的洋娃娃常常用手中的舊式電池威嚇另一名男生」。有時候他們更會在半夜化身成「鬼魂」,在家中遊走,繼續他們的爭吵。

那對夫婦為了說服女兒一切都只是她幻想出來,於是便在油畫前安裝攝影機,24小時監視住它。
然而,結果是這對夫婦反過來被女兒說服。

三天後,當這對加州夫婦查看攝影機記錄時,馬上被裡頭的影像震懾了。在這三天的記錄,油畫雖然沒有像女兒所說有鬼魂飄出,但其油畫顏色卻在攝影機面前像波浪般不斷起變化,時而淺白光亮,時而混濁黑暗。除此之外,畫中的擺設更會隨時間而改變,例如洋娃娃手握的舊式電池更會在鏡頭前突然變成一把手槍,恫嚇另一個男孩。

13886834_539944632866180_1889356377628867561_n

這可不只是這對加州夫婦片面之詞,實際上有不少網民印證了油畫真的會異動,例如網民owykapella說她親眼目睹畫中的男孩突然把手伸出電腦螢幕,好像想抓掉她的眼珠。有部分人解釋說圖片可能是動態圖片來,但始終未被證實。

無論是幻覺還是作祟,這幅油畫的異況都足以嚇得這對加州夫婦馬上想把它丟棄,但他們擔心把油畫扔掉或燒掉並不能阻止邪靈待留在他們家中,於是決定把這燙手山芋品拿到ebay拍賣,希望有心人能接手。拍賣品經過30輪競投後,最後以$1,025美元成交,買家為密西根州一間知名畫廊Perception Gallery 。

但這只是故事的一半。

「我當初畫的畫沒有那麼恐怖」

由於油畫實在太恐怖,在網上討論區掀起軒然大波,甚至連英國廣播公司BBC也有報導。經過努力翻查,競投勝出的畫廊終於找到這幅油畫的原作者,一名叫Bill Stoneham的老人。

Stoneham承認油畫是自己在1974年畫下的作品,作品真正名稱叫The Hands Resist Him。Stoneham說當初是受到妻子寫的一首詩所啟發(也就是開首那一段),而照片中的男孩其實是畫家本身。

13912447_539944866199490_3444361459229765895_n

他在畫畫時參照了一張居民在芝加哥貧民窟時拍下的個人照,那時候的Stoneham大約只有5歲。

Stoneham一出生便被父母拋棄,不久便被一對夫婦收養,但由於那對夫婦家境清寒,年幼的Stoneham被逼睡在狹窄且漆黑的衣櫃裡,和髒兮兮的衣架睡在一起,過住貧困的生活。

「那些手象徵住無限的可能性。」Stoneham在一次訪問時解釋道:「你看完幅畫會問自己,那些手是斷肢?漂浮在空中?還是連住未知的人群?」而門則象徵幻想和現實之間的「屏障」。

另外,油畫中那個手握電池的洋娃娃也出現在童年照中。它真正身分是Stoneham童年時一個女玩伴。但後來Stoneham在油畫中把她改成一個詭異的洋娃娃,象徵指導他人生的「守護靈」。

Stoneham說自己當時是個全職畫家。大約在1974年,他用每幅$200美元的價錢把一批油畫賣給當地一間畫廊,Hands Resist Him只是其中一幅,而且它在畫堆中並不是特別出眾,也看不出什麼恐怖之處,甚至被畫廊兩名評審員和老闆批評畫風過於單調,光暗比例也不太好⋯

但是,這三名毒舌評論家在放狠話後一年內先後離奇死亡。

在三名畫廊評論家死去前,這幅受咒語的畫作在一場洛杉磯藝術展中,賣給曾在電影「教父」演出富商一角的著名演員John Marley。但據說John Marley在購買油畫後不久便在一場剖心手術中意外身亡,但未知是否油畫作祟。

這幅畫作再轉手給另一名富商,但這名富商的真正身分一直成謎。以致究竟之後10多年,這幅恐怖油畫落在什麼人手上、發生過什麼事、為何最後淪落到被棄置在舊啤酒廠?種種問題始終沒有人知曉答案。

在訪問結尾,Stoneham對記者慎重地說在畫Hands Resist Him時,他沒有施展任何邪術、吸食毒品、或處於抑鬱狀態。筆者也要和大家補充Hands Resist Him其實是一套三部曲的油畫,還有另外兩張油畫描繪小男孩慢慢長大成人。但由圖片看來,它們均沒有第一幅所散發出來那股壓人的「邪氣」。

13669669_539945179532792_6827309890207401207_n

所以究竟Hands Resist Him一開始已經是惡魔的傑作?還是在那「神秘的十年」才被邪靈附體?我們只能抱持懷疑的態度。

「未能平息的恐懼」

The Hands Resist Him這一都市傳說其中一個讓人說服的地方是:Stoneham沒有捏造謊言的理由。
我們都知道這個年代ebay充斥很多所謂「有邪靈依附的物品」,什麼半夜會發聲的洋娃娃、會照出鬼魂的鏡子,其實大部分都是有心人後期加工,嘩眾取寵,好大賺一筆。

但Stoneham畫這幅畫已經是1974年的事,那時候根本沒有平台讓他炒作,而且由他早年踏實的賣畫方式來看,他也沒有把油畫定位為「鬧鬼油畫」的企圖。雖然eBay 那對夫婦的描述可能有點誇張,但無可否認一點,我們當中不少有看這幅畫時真的有不舒服、毛骨悚然的感覺。

即使現在的筆者對這幅畫完全免疫,不會再像小孩般大哭大叫,但寫這篇文時頭顱仍然隱隱作痛,究竟是心理作用,還是幅畫真的鬼作崇呢?筆者不清楚。

筆者也有仔細查看那男孩的構圖(那是一件很折磨的工作),嘗試由線條和光暗入手,找出令到油畫如今讓人心寒的科學理由,但最後都一無所獲。

唯一一點確定的是,每當筆者望著那目無表情的男孩時,始終有一個奇怪的想法徘徊在腦海揮之不去⋯

24cd49d5d0631d5dbe4460c4cfe12641 maxresdefault

這·男·孩·絕·對·是·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