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渡假屋雲集的東堤,事實上並不如家晴的嬸嬸所說一樣「爆滿」,渡假屋的負責人都不想再有人受害,更怕事情會鬧大,都紛紛拒絕外來遊客的生意,嬸嬸更是為了家晴的安全,才向她說謊,把她帶到遠離東堤的地方。

但仍有些人,透過某些關係,得到許可入住東堤的渡假屋,他們大多以靈探自居,只有一班人帶著專業攝錄器材到來,他們就是電視靈異節目【譚奇異】的製作人員。

「袁直君死咗去邊?」在吆喝的人是節目監製林中然,一個對神怪事物沒有絲毫興趣,只視節目收視為自己上位工具的人,以壓搾下屬為樂,對被逼迫得崩潰的人沒有丁點兒感覺。

「他說過去拿熱能影像攝影機,會自己遲一點入來,但整天也沒有人見過他。」副導演馬上回答,生怕遲了回應又要捱罵。
「廢人!」林中然狠狠拋下一句,也不知他是罵人還是只是純粹發洩。

副導演早已感到麻木,自顧自走到跟製作人員同行的沈大師前,向他交代今晚的製作流程。「師傅,今晚我們會在天后廟前拍攝你恭請龍王南海真龍,之後再返回這裡做一場降靈會,有什麼東西要我們準備?」副導演沒有感情的說話,聽得沈大師不是味兒。「準備好香燭就好了,恭請南海真龍的主角,還不是我的龍王寶瓶。」大師裝出慈祥的語氣。
「你這幫沒禮貌的傢伙,要不是為了年尾在你們電視台多一點出鏡機會,我也懶得祭出我家傳的龍王寶瓶出來做這場大龍鳳。」實則沈大師心裡暗罵。

「X!沒有了熱能影像,個節目就沒有人看啦!」滿口粗言的林中然雖然不相信鬼神,但也知道這些節目要吸引觀眾,就要加入科學元素,用現有科技把科學解釋不到的事呈現出來,「不等啦!管他去死!分兩隊人,一隊在附近放電磁探測器,另一隊和我跟師傅到天后廟前恭請龍王!」製作人員馬上整裝待發,分頭行動。

林中然的一隊人馬去到天后廟前,示意擺放祭壇的地方。
「監製,不如把神壇放到那邊。」大師向林中然提議把神壇搬到由海邊伸延出海的一個渡頭,沈大師認為自己站在那裡開壇,出來的畫面會更有“大師風範”,林中然當然沒有問題,反正這個環節只是用來為節目時間充數。

渡頭上大家神色凝重,沈大師和助手不停地唸咒和敲打法器,製助人員則專心拍攝整個過程。

沈大師舉起枱上的龍王寶瓶,向著當天下跪,天空忽然打了個雷,微微灑了一陣雨。
「大師!」在場的人紛紛望向大師,唯望他能在鏡頭前解釋一下發生什麼事。
沈大師心裡亦興奮不已,因為這些天象就是南海真龍答應請求的證明,但他忙記了這等於要交出龍王寶瓶。
「龍王掌管雨水,這些雨就是向我們的回應,法事已經完成,龍王會把島上的鬼怪驅除。」沈大師熟練地說出一大堆套話,一邊趕緊把家傳的龍王寶瓶收起。

就在此時,一道閃電打落渡頭,劈在沈大師旁邊,嚇得眾人退後,之後一個怪浪打上渡頭,把整個神壇捲走。
「哇!我的寶瓶啊!」忙於檢視有否受傷和器材損壞的製作人員,聽到沈大師的叫嚷,都停下來望著他。
「無啦…無啦…」喃喃自語的沈大師面如死灰,一個人走回岸邊,向碼頭方向前進,隨行的徒弟也只得跑上前跟著。

副導演跑上前跟沈大師交涉,但最後也是目送他離開。
「監製,師傅走了,我們還繼續嗎?」副導演回來後馬上請示林中然,「當然繼續啦!剛剛拍的都夠用,現在回去拍渡假屋,過兩日再找人聯絡師傅補拍一些訪問鏡頭。」在渡頭忙於整理的監製早已想好對策,他不關心沈大師因何離去,他滿腦子都只是節目製作的安排。

收拾好後,大伙兒回到渡假屋附近準備拍攝,林中然發現一個女孩拿著靈擺在渡假屋附近的小路上徘徊,那個女孩,就是正在尋找紅衣女鬼的天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