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報》突然在立會選舉前夕取消練乙錚專欄,標誌著香港言論自由進一步收窄。配合選管會嚴打一眾「港獨」候選人 (民族黨陳浩天已被選管會取消參選資格)、政論雜誌《新維月刊》和《臉譜》創辦人王健民及編輯咼中校 (二人同為香港永久居民) 遭深圳法院判刑、林榮基被失蹤八個月,我們不禁要問,香港還有政治自由 (選舉及被選舉權)、出版自由與免於恐懼的自由嗎?

英治年代,香港雖然是殖民地,但基於倫敦政府乃民選產生,加上「間接管治」傳統,港人有很大的自由度。清代改革派思想家王韜選擇在香港辦報針砭時弊、中華民國國父孫中山先生以香港為革命組織「興中會」總部,主要原因是:二人俱覺得香港很自由。自由從何而來?李怡說得好:「係英國人恩賜畀我地,全世界無架。」

隨著前宗主國 1997 年遠去,香港理應盡快實現行政長官及立法會雙普選,因民主制度才能最有效保障自由。奈何在一黨專政的中共極權管治下,雙普選落實遙遙無期。港人所擁有的自由本身已經脆弱不堪,近年還要承受習近平上台後種種直接干預和施壓,其自然不能不枯死。

美國前總統羅斯福於 1941 年發表演說,提出「四大自由」:言論自由、信仰自由、免於貧困及免於恐懼的自由。很不幸,香港今天僅剩下宗教信仰自由,連退休保障也被視為洪水猛獸了。

巴特里克.亨利 (Patrick Henry) 有一名言:「不自由,毋寧死」。我們不想死,所以要盡力避免自由在香港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