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人一直自豪香港擁有自由、民主、人權及法治精神。自梁振英上場後,過去港人所擁護的核心價值迅速赤化,面臨瓦解。面對民主制度一直徘徊於失控狀態,獨派耗盡力氣堅守最後防線,不惜一切犧牲自我,用盡所有途徑震懾崩壞的政權,無奈仍未能「革命成功」。

參與議會地區直選投票,是港人體現民主的重要途徑。諷刺的是,面對議會崩壞,屢遭建制派的代議士騎劫議會,議案粗暴通過;代議士議政不濟,連市民唯一寄望的「泛民」最終也要含淚收場,港人對議會喪失信心。當本土思潮冒起,港獨派別的出現,港人由抗拒到接受,直理現在有為數不少的香港人抱持同一個政治信念,只渴求將擁護屬於自己的香港,體現香港獨立,港人自治的制度。奈何,我們一直所嚮往的民主地區直選都要對候選人進行政治審查,作出篩選時,代議士最終成就政府,成為中共與港共政府的扯線木偶,任人宰割。

九月立法會大選本應是一場展現人民授權的選舉。面對戲劇性的轉化,選管會更開創先河,千方百計左右獨派參與,什至以「擁護基本法」作為入閘條件,務求阻撓主張港獨的候選人進入議會發聲的機會。今天,高院更拒絕梁天琦和吳文遠就司法覆核選管會「確認書」作緊急聆訊申請。當港人一直信奉的法治精神,最終容許選舉在黑暗中進行時,我們對香港還可寄望什麼;當政權千方百計滅絕港獨聲音時,我們如何對民主制度有信心?

面對現今政府以權力震懾民主的程度,不擇手段地打壓港獨主張,從不同徑途徑警誡港人切勿擁護港獨政治理念,凡擁護皆屬違法,務求令港人恐懼政治,從此埋葬於政治陰影下。這種民主失控的狀態,將真正的民主制度淹沒。滋養極權,實現獨裁主權,權力回歸中共手中,因而誕生極權統治,這就是我們現時活於香港的狀態。

今天起,香港正式沉淪。

我的心情複雜得難以形容,也許經歷了憤怒到喊的狀態。面對香港去到如斯田地時,我還可以做什麼?當文字沒法表達現時的狀態,應當要訴諸行動。

截至七月二十六日,現時新界東的已報名參選名單有林卓廷、容海恩、梁天琦、方國珊、李梓敬、葛珮帆、張超雄、范國威、陳克勤、侯志強、鄧家彪、楊岳橋、梁國雄、陳志全、李嘉晉、李偲嫣和廖添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