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由何時開始,由我踏出家門的一刻,沿路上的每個人都是一個個苦瓜乾,一個個的疲累相,一個個的哭喪臉。今日你開心,你在街上笑一笑,其他人看見你不會回報你一個笑容,又或者替你高興一下,而是回報一個怕了你,以為你是神經病的表情和身體語言你看。第一次你就只可以尷尬地走開,下一次你學精了,不會再讓自己一個人在街上開懷笑一下,就算偷笑都不行。

雖然香港每天都站滿人,但這兩天很不同,每個人都會好不自覺的拿著手機走在一起,大家一齊在手機上做同一個動作,很開心的丟精靈球,正在走路的人跟站著的人都知道大家在做什麼,自己亦在做著同一件事,大家你眼望我眼,你笑,望一望人家,人家就回報一個笑容給你,而這些笑容,不是假的,沒有惡意的,他們都真心覺得大家在同一個世界裡面,大家有共同既語言,就好像心靈感應一樣。

我真的很好奇,所以下載下來玩一下啦。我發現,我拿著手機玩的時缺,不止一次,我忍不住笑出來,因為真的看著我的回憶我的夢想可以實現到。好記得其中一幕,我在家附近一個小公園坐下,玩的時候偷笑一下,周圍人很少,當我習慣地想罵自己為什麼又做些令人眼望望的事時,有一對情侶剛好在我身邊走過,他們手上都拿著手機,他們在說 「哎?想不到這裡也有人在玩呢?」那個女生回報一個笑容給我,然後他們慢慢手牽手走遠了,這一個畫面,好美,除了那個女生好美之外,那種氛圍,好美,真的好美。

香港現在有什麼能夠好像POKEMON一樣,有能力令所有人沒有隔閡地一起做一起笑?

我知我正在唱反調,「寶可夢」的事,大家都說那群港豬不理北國野蠻文化入侵,不理日本不尊重香港文化,不為本土文化著想,但我更想看到的,是大家的笑容。不是說為了笑容什麼文化侵略都不理,我想講的是,究竟現在有什麼東西可以帶笑容給香港人?一個軍人,就算訓練到幾壯健靈巧,幾有經驗也好,他精神不穩,士氣萎靡不振,令他連戰場都不會去,那又有何用?

香港人處於很強的無力感之中,無論小至永世不漲薪,樓又買不起,樓買不起結婚就不用想了,大至我們的政治缺陷,蝗蟲不停入侵溝淡,對各種自由的打壓,對於在生活上改變,我們都好無力,不是大家不想改變,而是我覺得我們的意志力正在不斷被垃圾政權磨蝕,意志力這種東西不是無限的,當意志力磨蝕到一個程度,就會有種慾火焚身的感覺,想去用一些其他東西去補償自己,反正問題現在解決不了嘛。就好像有些人考試壓力好大,一考完的那一刻就去狂吃,甚至溫書的時候已經忍不住狂吃搞得自己變胖,又或者有些女人受完氣之後,shopping癮就來了,看到東西就買,完全不會有自制力,這都是因為吸收了好多壓力和負面能量將維持理性的意志力磨蝕到一乾二淨。

要令大家重視粵語,以前我會覺得單純將入侵我們粵語的外來物除去就可以,但後來想了想,覺得事情沒有這麼簡單。中共做的事,不單單將普通話塞進我們固有的粵語系統裡面,令我地慢慢去用普通話溝通,有另一件事同時做著的是,他們將粵語的價值降低,令我地不自豪,不用粵語。

想當年8、90年代,港產片攻入的地方不止是粵語,廣東話的地方,甚至是非粵語的地方,你看台灣人講香港,或者看韓國人講香港,第一件事就是講李小龍、成龍,甚至你會看到他們識講一些粵語,這些粵語都是當時港產片的說話,對白之類。我們為李小龍自豪過,我們「曾經」為成龍自豪過。其他國家的人覺得香港就是有這些人做代表,他們就是帥,令他們有深刻印象。現在呢?我們不能產出什麼特別的明星,我們的港產片又不是有什麼特別,我們香港本身的特色,其他地方的人留意不到。除了中共媒體不停抹黑香港之外,我地香港人有沒盡力去推廣自己宣傳自己?

有,但不足。因為不知為了什麼去做港片,又或者有心搞些made in hk的東西的人,通常都沒有錢,又不知為什麼有錢的人就是只會搞出垃圾大雜燴出來媚共靠共,一個令人眼前一亮的作品都沒有,俗不可耐 (其實我不是不知道,只是不想浪費口水說了)。真的能眼前一亮的已經是算到2002年的「無間道」,……這一點我是聽些台灣人講我知的。你說那些台灣人見識淺薄?就是這樣才能準確反映我們文化在他國的滲透度。正如「你看到各個三姑六婆在問哪隻股票好買,就知股市幾熱,熱到人人都知,熱到就來爆煲」一樣。

私下認識我的人知我喜歡看鄭立的字,當然亦知道他正在製作光輝歲月的遊戲,光輝歲月搞了一陣子,老實說又不見真的在香港流行起來,可能是遊戲性問題未必人人都合心意,但他們的題材選擇,甚至資料搜集和見解都是一流的啊。我記得有一位他們遊戲的設計者 (不知道有沒有記錯) 講過他們沒什麼budget, 只能有幾多就做幾多,盡力做而已。的確,很多設計未完善。但想深一層,有錢什麼都行,那群冇心做好的人就有錢鋪天蓋地的宣傳,爛片都可以上到位,而有心搞創作本地的創作者他們沒錢,我們又有幾可出盡奶力去幫助他們?說是說,那群kpop每個倒模出來的沒什新意,又不是能唱能跳,只有外表而已,政府狂丟錢給他們,他們一樣能生存,還可以全球吹韓風呢。

我們一直在說本土有價值,但說著都不是大多數人能聽的懂的語言,例如價值、民主、自由、憲法、正義、正道。我們用著很多現實例子講著解釋著這些東西的重要性,但最後,行動者亦不多,為什麼?因為這些東西,總是令人覺得很遠,不燒到上身就不關他們事,因為這是要他們投入去爭取才可能有回報,那為什麼他們不去先嘗好面前的甜頭?或者我們應該先製造一些令香港人快樂或者驕傲的事出來令大家有共鳴?香港人就是無利不去嘛,何不反利用?有餌(利)了,有麝自然香,然後有更多人自願出力保護本土價值。

明不明白?面對敵人我們可以單純摧毀它而不去建立什麼,但面對自己的家我們不可以單單只是防御敵人的入侵而不去建立屬於我們的軟實力,因為冇實力就會「沒底氣」,這好現實,單靠社運界泛民本土之類對議題「齋屌」或論道是不夠感染所有人的。是難的,但明知是難,大家是否應該出錢出力去幫幫忙?如果我們沒有建立自己的軟實力,不扶值更多的本土創作和主意,我們就只能不停地防御人家文化的入侵,杯葛完人家之後發現原來自己的地方鳥不生蛋,又什麼東西能夠自豪,又沒什麼東西可以令大家值得開心的,那為了寶可夢一個譯名問題搞出這麼多大龍鳳最後我們什麼都得不到的時候,將來就會很自然地被一個又一個「寶可夢」擊倒。到時大家只會笑你︰你不玩,你能還有什麼好玩,還有什麼可以和人一齊開懷笑一下?

最後一提,鐘意踩自己人的人都是幫凶。我時常說,我很討厭百屌成材,就是你只用情緒攻擊人,但沒有幫忙建設和教育,帶人行正路,幫忙建立對方,最後產生的就只有怨恨和你自己在踩著人覺得爽覺得有優越感而已,從來都沒有因為受屌而成材這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