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賽車場(Circus Maximus)
100,000到200,000觀眾振臂狂呼既競技場,賽車手飛黃騰達或魂斷蹄下之所

“切勿忘記戰馬精神抖擻咁競逐勝利既競技場,呢個大批人群聚集既大賽車場,亦都係尋找愛情既好地方。響果度,如果你主動抒發內心既湧流,你唔需要同自己既手指自言自語,亦都唔需要留意你傾慕對象既暗示。你只需要響看臺上坐近你心儀既對象,要坐得有咁近得咁近,因為冇野可以阻止你咁做。看臺上狹窄既空間令你可以借d意逼向對方,如果你幸運既話,對方會默許你既做法。之後,當然,你必須想個辦法打開話題。開始既時候,同佢講d通常呢個場合會講既野。當你見到馬匹進場既時候,問佢呢d馬既馬主係邊個。問下佢係邊隊既粉絲,當佢向邊隊吶喊歡呼,你就向佢支持果隊吶喊歡呼。”*

——奧維德(Publius Ovidius Naso)《愛的藝術》書卷I,第V節

古羅馬既雙輪戰車競技文化


榮獲11項奧斯卡,二十世紀一代經典傳奇既電影《賓虛》(Ben-Hur),劇本正正就係發生在賽車場上既史詩式復仇故事

如果話響整個古代世界入面,羅馬既城市人擁有最多既娛樂選擇、生活最多姿多采,相信冇乜人會反對。從最文靜既圖書館睇書、去希臘劇場睇可歌可泣既歌劇、去熱水浴場浸浴加埋同偶然遇上既鄰居辯論哲學問題,到最暴力血腥既角鬥表演、鬥獸、模擬戰爭表演都一應俱全。而羅馬時期其中一個最男女老幼皆宜既競技,就莫過於賽車表演,就如上述詩句所述,大賽車場既看臺,亦都係溝女既好地方。響古典世界,賽車表演受歡迎到一個程度,即使響羅馬滅亡後好多個世紀之後既君士坦丁堡,賽車表演仍然維持運作。


圖右邊係圖拉真大賽車場(Circus Maximus),左邊係帕嫩坦山(Palatine Hill)上既圖密善皇宮(Domus Flavia),圖密善皇宮既弧形大陽臺長廊可以鳥瞰比賽全過程,好多羅馬皇帝一樣係賽車競技的忠實粉絲

圖拉真的賽車場
簡介完羅馬既賽車文化,係時候返到位於羅馬既大賽車場本身。大賽車場(Circus Maximus),係羅馬境內最大既競技場,甚至比鬥獸場更大。呢個場館位於皇宮所在既帕嫩坦山(Palatine Hill)腳下,歷史可以一直追溯到公元前2世紀既一個墟,直到前1世紀,呢度開始舉辦競技,但仍然係一塊塵土飛揚既爛地。到公元1世紀,大賽車場開始成形,主體結構用木造,所以經常受到火災威脅,例如公元36年,響看臺下既店鋪就曾經意外失火,燒毀看臺既部分,而公元64年又燒多一次。終於,圖拉真決定拆除木結構既大賽車場,重新興建一座磚石混凝土結構既永久賽車場。


20世紀期間既大賽車場鳥瞰照片

圖拉真所建永久性大賽車場(Circus Maximus)建築藍圖

賽車入閘既閘門設計經過幾何學考慮,所有出閘既雙輪戰車進入直路前所行走既距離相等,確保競技公平

圖拉真所建既大賽車場本身就係一個龐大既工程,以混凝土為承重核心既自立式結構長621米,闊118米,可以同時容納10-20萬觀眾,相當於全羅馬城人口既10-20%。賽車場設有觀眾席及相連既大批食肆商店,以滿足觀眾既口腹之欲,每逢有競技既時候,呢d地方都會非常熱鬧。同今日既馬場唔同,賽車場係呈長形,環繞賽車場兩邊以至彎位全部都設有看臺,面向帕嫩坦山一邊設有皇帝包廂,包廂有通道同皇宮下層相連。至於賽道本身,圍一個圈大約1.6公里,而來回兩個方向既賽道中間就有一座石砌既安全島(拉丁語:Spina,解脊骨)分隔,而安全島上就擺設從各地搜羅既珍寶,甚至從埃及卡納克(Karnak)神廟海運到意大利,響羅馬重新豎立既兩座230噸重單體方尖碑(obelisk)。由於賽車場建成長形,長闊比超過5:1,賽道末端設有兩個急彎,呢個其實係非常危險,但係亦都係馬車競技最精彩之處。大賽車場最多可以容納12隊雙輪戰車,通常8輛,每輛戰車由2-7匹特殊訓練既戰馬牽引,正常既戰馬數目為每車4匹,並由一名賽車手駕馭。戰車按照佢地所屬既隊伍分成紅、白、藍、綠四隊,響圖密善期間曾經短暫增加紫、金兩隊至六隊,但涅爾瓦年間恢復四隊(即係每隊2-3架戰車)。


Forma Urbis Romae 3世紀初古代地圖當中大賽車場既部分殘片,顯示觀眾席下店鋪排列

部分現存既建築結構

大賽車場中央用作分隔往來賽車道既「安全島」Spina,上面既方尖碑及一系列記念碑,以及左邊同皇宮底部相連既皇帝包廂

大賽車場復完模型,黑色一點點既係觀眾席進場、退場既出入口。一座容納十幾萬人以上既競技場需要好多出入口以便疏散


圖拉真時代大賽車場記念銅幣

一將功成萬骨枯
馬車各就各位後,觀眾同車手屏息靜氣。當比賽由執政官甚至皇帝本人親自宣佈開始時,特殊既機關將12座閘門同時打開,12架雙輪馬車洶湧入場。當賽道逐漸收窄之際,有d馬車會開始高速炒埋一碟,即時人仰馬翻,所以賽車手隨身會配備匕首,以便響呢個時候將自己同馬車纏繞既繩索割離。呢個時候群眾氣氛會開始沸騰,然後另一個高潮就係賽道末端既急彎。通常響轉急彎既時候,又會有好多馬車失控、炒車、撞欄等等,車手重傷、死亡等等情況時有發生。響一場競技所轉7個圈中,或者對賽車手而言恍如隔世,只有最優秀既車手同馬匹先會有機會獲得勝利既榮譽。


賽車競技浮雕

2005年於大萊普提斯(Leptis Magna)以西海岸Silin的月亮女神莊園(Villa of Selene)發現的賽車競技馬賽克

或者你會問,賽車表演咁危險,古羅馬時候又冇任何安全措施,點解仲會有人肯做大賽車場既賽車手?原因好簡單:錢、名氣,尤其對於低下層出身既年輕人,呢個係一次過獲得名同利既機會,正所謂:重賞之下,必有勇夫。響古羅馬,如果能夠成為一個一流既戰車競技賽車手,你會贏到龐大既財富、打份牛工一世都搵唔到咁多既財富。呢個尤其對於出身社會低層既人黎講,吸引力好大。關於賽車手既生平,我地可以響羅馬城郊既墓碑獲得好多珍貴既史料。賽車手Crescens,死時年僅22歲,已經響大競技場上贏到150萬Sestertii既財富,相當於一個普通冇特殊技能既藍領工人1,000年既人工,而響羅馬入元老階級既門檻只係100萬Sestertii。羅馬最著名既巨星賽車手,Pontius Epaphroditus,佢縱橫競技場24年,曾經被多次挖角,參加賽車4,257次,勝出1,462次,贏得3586萬3120 Sestertii,即大約900萬第納爾銀幣既財富,相當於藍領工人15,000年既工資!

作為明星你會因為競技場上既勝利,甚至擁有自己既粉絲後援團,街頭巷尾所有人會討論你個大名,元老、皇帝,帝國中最有權有勢既人都會認識你。對於一個出身低微既年輕男人黎講,呢個係一夜成名既機會。但我地唔好忘記,大賽車場同樣係一個一將功成萬骨枯既地方。響追夢成功,贏盡萬千歡呼既賽車巨星背後,係無數被拋出車外、被戰馬踼飛、被車輪輾過既失敗者。響羅馬既市郊,係延綿以公里計既墓園,響果度我地可以搵到好多響大賽車場消逝既年輕生命。Fuscus,贏出57場比賽既明日之星,終年24歲。Crescens,終年22歲。Marcus Aurelius Mollicus,年紀輕輕就贏出125場比賽,終年20歲……佢地既殞落,無時無刻都提醒住我地古代賽車競技,絕對係一場玩命既show,以生命為賭注、make or break既賭搏。

* http://www.sacred-texts.com/cla/ovid/lboo/lboo58.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