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麗嫦女士:

從新聞報章得知,你是新界東地方選區選舉主任。你在上星期寄了一封信給梁天琦,要求他回答下列問題,以供你考慮梁天琦的提名是否有效:

問題:你是否承認,雖然你簽署了提名表上擁護基本法和保證效忠香港特別行政區的聲明,但事實上你仍然繼續主張和推動香港獨立﹖

根據2016年立法會換屆選舉地方選區提名表格,第16頁第5點:我特此聲明,我會擁護《基本法》和保證效忠香港特別行政區。

根據前文後理,這一點聲明,應該是指我會擁護《基本法》的所有條文。

可是,選舉管理委員會卻在提名期開始前2天,額外新增了確認書,裡面特別提及我明白擁護《基本法》,包括擁護第一條、第十二條及第一百五十九(四)條條文。
為什麼會特別提及這三條條文,而不是二十三條,四十五條,或者是《基本法》的所以條文?相信你和選管會主席比我更清楚!

梁天琦因沒有簽署這份在提名期前兩天才出現的確認書,於是你於上星期五寫信給他,問了他一條關於繼續主張和推動香港獨立的問題。再看回確認書提出的三條條文,可以知道兩者是有關的。

而你為什麼只問梁天琦,而沒有問其他候選人,包括有提及港獨主張的候選人,相信你比我更清楚原因。

我相信你及相關人士已經計算過這次做法所帶來的政治及法律後果,包括你本人的前途,你本人將要面臨的法律問題,公務員政治中立的問題,公務員操守和行為的問題,你們都應該一一考慮過。你既然作為把關的公職人員,你就要為你所做的決定承擔所有責任和後果。至於其他人士,相信他們是沒有影響的。

香港司法制度裡的司法覆核,選舉條例的選舉呈請,政府的投訴制度,廉政公署選舉相關的條例,申訴專員公署的投訴機制,這些機構和制度都是制約公務員及政府高官的有效方法,每一個公務員和公職人員都必須承擔他們行駛公權決定後的任何後果。一個決定是否有越權,是否有政治審查,是否政治中立,是否有令選舉不公,是否影響選舉結果,是否有公職人員行為失當,是否違反基本法保障香港公民的被選權,相信熟讀基本法、選舉法和廉署選舉舞弊條例的你,應該會知道每個決定的後果。

基本法第二十三條:香港特別行政區應自行立法禁止任何叛國、分裂國家、煽動叛亂、顛覆中央人民政府及竊取國家機密的行為,禁止外國的政治性組織或團體在香港特別行政區進行政治活動,禁止香港特別行政區的政治性組織或團體與外國的政治性組織或團體建立聯繫。

從2003年開始,多名立法會議員公開表示反對就基本法第二十三條立法,包括泛民主派議員和田北俊。

田北俊接受某媒體專訪時說:「我做了20多年議員,最重要是2003年,7月1日遊行後23條的處理。我心中毫無疑問,當時的決定是正確的。」時任自由黨主席田北俊宣布,不支持廿三條硬闖立法會,並即時辭去行政會議職務。
http://hk.apple.nextmedia.com/realtime/magazine/20160630/55293993

除了田北俊之外,還有無數泛民主派的議員公開表示反對就二十三條立法。這明顯抵觸他們在報名時的聲明:我會擁護《基本法》。

這件事突顯了新增的確認書沒有法理依據,只是對港獨主張的候選人作政治審查。

梁天琦於年初順利參加立法會新界東補選,剛巧又是你做當區的選舉主任。更重要的是,當時你批准了他出選,即是你認為他合資格參選。請問短短五個月,一個合資格的人怎可能會變成不合資格呢,尤其是他的政治主張一直沒有改變。想必你亦感到理虧。

2016年立法會選舉的提名期快將結束。很快我們就會知道,這次選舉究竟是否一次公平、公正、公開、沒有篩選的選舉,其結果會否受到法律挑戰。香港市民會看在眼內,然後做正確的事。

香港市民
黃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