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年一度的立法會選舉還有個多月便開始,選舉的百鬼夜行亦由某保皇黨一反常態直斥梁振英語言偽術,某某又將文件擲向地上示威拉開序幕;而隨著提名期離截止時間愈來愈近,魑魅魍魎亦相繼現形······

縱然敝號看不見制度內抗爭的可行性,惟以戰略層面上來說,為了爭奪資源建立革命的生境與供應鏈,並向大眾宣揚本土派論述,投入制度內實屬無可厚非。

俗稱超級區議會(簡稱超區)的區議會(第二)功能界別固然是泛民搞出來的四不像,但泛民顯然不是穩操勝券,由沙田區獨立議員陳國強宣布參選,飯民不惜同歸於盡也要派出六張名單混戰可見一斑。

數天前陳國強更爆出提名人羅生門,陳在其面書專頁上透露梁耀忠的「超額」提名名單內有原先答應會提名自己的「兄弟」在內。劫票疑雲鬧得沸沸揚揚之際,泛民的聯手打壓成功令陳國強至今仍未取得足夠提名票,本土派為其抱不平的聲音亦此起彼落。

成大事者從來都不拘小節,當日的共產黨亦是向國民黨詐降,訛稱聯手抗日,卻在戰線的大後方與敵人夾擊國軍起家。毛魔在拒絕日本戰爭賠償時明言“不是對不起啊,是你們(日本)有功啊,為啥有功呢?因為你們要不是發動侵華戰爭的話,我們共產黨怎麼能夠強大?我們怎麼能夠奪權哪?怎麼能夠把蔣介石打敗呀?”毛魔深知要對付比自己強大的歒人唯有欺敵詐降,更何況視禮義廉恥,道德等等形同糞土的混世魔王?刻下本土派被不義政權僭憲,被賣港賊阻撓參選;大可一邊尋求司法覆核,一邊欺敵詐降,行必要之惡又何需拘泥於道德枷鎖?

另一方面,飯民不惜同歸於盡也要封殺陳的「入閘」機會,陳又何須介懷昔日的兄弟道義? 倒不如專心向獨立甚至建制派議員入手,但求可以一展抱負,與所有尸位素餐的賣港賊一決雌雄。

由泛民魚驚鳥散,褲子濕了一大片的窘境得知 「 新東刺客 」 假若成功參選,可以預期選情將非常樂觀。各位良好市民理應一盡公民責任,向相熟或區內議員熱情詢問有否提名任何人參與超區選舉。

大家可以先用電話或電郵查詢,若未得答覆可親臨議員辦事處關心該位議員有否履行自己的義務。而在茶餘飯後,三不五時也應該跟自己的親戚朋友商討自己的福祉,當中有任何不明白不妨多向區內的議員們請教交流;屆時處處區議員辦事處門庭若市,人人擁護本土論述,說不定能增加陳議員入閘的機會呢。

#門庭若市示意圖
13769496_1130001557043105_8120548638248304936_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