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7月23日,本土民主前線發言人梁天琦係記者招待會上指,已經向選舉主任表達希望延遲回答關於港獨主張嘅問題。及後,梁天琦直言,呢個狀態對佢黎講係一個兩難,要係「堅持主張,光榮撤退」同「苟且偷生做契弟」兩者之間選擇。

係今年二月嘅新界東立法會補選,梁天琦曾經講過「抗爭係無底線」,我好同意。所謂無底線,唔應該限於街頭抗爭以武制暴上。為左進入議會達成自己嘅政治目標,暫時低聲下氣,忍辱負重做契弟,又何嘗唔係「無底線」嘅一種?

更何況,梁天琦呢一刻形象貫徹始終,亳無政棍感覺,相信支持者會繼續信任佢。

相反地,完美演繹「形象行先,打死罷就」嘅人係邊個?就係個堆泛民同左膠。

佔領期間,學聯幾個代表明知無可能進入到中國境,都堅持搭飛機去北京見李克強,結果係人都估到,佢地係機場就被沒收左回鄉證。另一方面,梁國雄等泛民人士多次高調試闖澳門關,次次都入唔到,次次都講啲自己被政治打壓之類溉廢話,你唔悶我都厭。

如果今次梁天琦嘅處理手法係高調話自己堅持港獨主張、拒絕為入立法會收口,老實講,我會好失望。

歷史上都出現過唔少忍辱負重嘅人物,最後都成就偉大事蹟,遠嘅有越王勾踐,近嘅有昂山素姬。2016年立法會選舉,已經係香港議會抗爭嘅最後機會,對於本土民主前線、香港民族黨、熱普城等獨立建國派,我唔介意參選人用任何忍辱負重嘅方法進入議會,過到海先係神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