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喜愛逛書局,因為它是香港商店中少數能讓你感受寧靜的地方。就如圖書館一樣,只要踏進一個被書本包圍的地方,香港人還是會下意識的保持安靜,讓大家能好好的踏進書本世界,這是香港人還懂的少數美德之一。

看書是一種個人興趣,就算你跟朋友坐在一起看書,彼此之間的交流也近乎零。沒人希望看書時被打擾,沒人想在開始代入角色時被現實環境的因素影響,正如沒人希望睡得正甜卻被鬧鐘叫醒一樣。你希望能在芸芸書海中找到一本你喜歡的書,找到一個值得你投入的世界,而這一切都需要時間,還有專注。

每年的書展人山人海:不同寫真集吸引粉絲飛奔搶購、有新書發售的作家舉行簽名會、各出版社更用盡方法為自己帶來更多收入。書展是一個同時佈滿不同戰場的地方,各出版商與作家都希望能在當中獲勝。我很難想像如果我在書展找到一本喜歡的書,如何能安心駐足細閱又不被這個巨大戰場影響。擠擁的人潮與聲浪跟書格格不入,在這個以書為主題的地方,充斥的卻是最影響一個人閱讀的因素。在書展唯一的好處是你能見到欣賞的作家、拿到該作家的簽名、然後簡單的說一句加油以作支持,但這一切都跟閱讀無關。書展只能吸引一班襯熱鬧與拿簽名的粉絲,但對一眾真心希望先了解一本書再決定購買與否的人,一年一度的書展吸引力遠不如三百六十五天都開著的書局。

在一個星期五的晚上,我在沙田一間書局買了一本書,寫了一篇文後就能輕輕鬆鬆回家細閱,不用特意走到灣仔先迫會展後迫地鐵。也許下一年我會迷上某香港作家的書,也許下一年我會是捧著書要簽名的一份子,但到現時為止我仍然沒找到一個要到書展的理由。看書而已,寫意就好,不用特意到書展苦了自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