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拉真記功柱(Trajan’s Column)
記功柱/凱旋柱的始祖,現代學者研究羅馬兵器既寶庫

響今日既羅馬,舊圖拉真廣場既天際線上,遊客離遠就可以見到一根高聳入雲既圓柱。呢座圓柱係由上品既大理石所建造,響陽光之下光芒耀目。至於位於柱頂巨大沉重既柱頭石,更加令人費解,到底呢座圓柱係邊個所建、為左咩而建、柱頂既巨石又係點樣放上去?呢一系列既疑問,我響短短既篇幅入面,希望能夠比到大家滿意既答案。


今日既圖拉真記功柱,保存非常完整

響建設圖拉真廣場、圖書館、神殿同購物中心既建築群同時,阿波羅多羅斯為左頌揚圖拉真大帝既戰功,同時向國民宣傳羅馬帝國武力既強大,特意安排左一座別出心栽既記念碑。呢座高聳既圓柱記念碑屹立響羅馬城既天際線,佢就係圖拉真記功柱(Trajan’s Column)。響記功柱外邊,螺旋上升既浮雕就好似今日既漫畫一樣記錄左達契亞戰爭既全過程,而響內部,螺旋形既樓梯一直通往記功柱頂部既觀景臺。記功柱主要分為四大部分:基座、柱身、柱頭(或柱頂)、雕像。除去雕像外,記功柱整體高約39米,柱身部分直徑約3.7米,建成於公元113年,比圖拉真廣場稍晚。


圖拉真記念金幣(廣場)

圖拉真記念金幣(記功柱)

記功柱剖面圖

基座
圖拉真記功柱既基座為6.18X6.18米既正方形,高度就大約6.3米,作用係用黎支撐柱身及柱頂。響基座表面刻有542件達契亞人既武器裝備,正面就有一個入口大門,可以允許參觀者進入柱內既空間。


圖拉真記功柱柱內並唔係一個實心結構,而係雕空,有樓梯直通柱頂觀景層。至於入口大門上,則雕刻住一段拉丁語既銘文:

SENATVS·POPVLVSQVE·ROMANVS

IMP·CAESARI·DIVI·NERVAE·F·NERVAE
TRAIANO·AVG·GERM·DACICO·PONTIF
MAXIMO·TRIB·POT·XVII·IMP·VI·COS·VI·P·P
AD·DECLARANDVM·QVANTAE·ALTITVDINIS
MONS·ET·LOCVS·TANTIBVS·SIT·EGESTVS


圖拉真記功柱基座入口處既銘文原物

銘文記念響羅馬元老院及人民,將呢座記功柱獻予在位既第17年既圖拉真大帝,並記念廣場建造期間曾經移去既山既高度。所以歷史學家相信,記功柱既高度唔係偶然,而係刻意挑選黎吻合於被鑿平既山丘高度,以記念建造工程既宏大。


基座內部既梯級

柱身
記功柱柱身係由20個平均直徑3.7米,高度約1.5米既大理石石鼓(marble drums)堆疊而成。石材來自意大利北部著名既採石場卡拉拉(Carrara, Italy),係屬於帶淡藍灰色調既白大理石,位於羅馬城西北面約400公里遠。每塊石鼓都重達32噸,並需利用起重裝置升到特定高度安放。石鼓外圈刻有總長近200米既浮雕,總共有155個栩栩如生既場景,2,662個人物。就好似今日既漫畫一樣,記載住達契亞戰爭既全過程。

主題唔駛講,當然係大肆歌功頌德一番,宣揚圖拉真大帝親征及羅馬士兵既威武。作為對民眾既宣傳品,戰爭既殘暴當然係輕描淡寫(雖然浮雕上都有羅馬軍展示砍下既敵軍人頭既場景)。但呢座記功柱對於後世既歷史學家,係瞭解二世紀初時期羅馬軍隊作戰方式、裝備等彌足珍貴既第一手材料,關於呢d發現,稍後會提。


記功柱上描繪羅馬軍修築要塞及防線,並操作輕弩砲

記功柱上描繪羅馬軍修築軍營

記功柱上描繪羅馬軍修建並橫過浮橋

至於石鼓內部,正如頭先所講係中空設計,石鼓中間內建左一條螺旋既樓梯。響柱身上我地好多時都可以發現一d長方形既孔洞,呢d孔洞正正就係用黎比柱內既遊客可以透光同透風所用。由於每段浮雕畫同每個石塔內部既樓梯都要完美拼接,加上石鼓既重量同體積,呢個對真施工既石匠同將石鼓吊放就位既工人黎講,都可以話係一個唔細既挑戰。如果雕刻接駁口位移過左少少,或者樓梯接位偏差幾cm,望落去視覺效果就會打折扣。考古學家發現柱上既駁口位好多都接得好好,更加令人驚嘆羅馬石匠既手藝。


記功柱柱身內部既螺旋梯

石鼓之間既接駁位(圖中),以及長形既氣孔(駁位上方)

柱頭及圖拉真青銅雕像
圖拉真記功柱既柱頭(capital),或者柱頂,係一塊單體重53.3公噸既大理石,位於離地34.4米既高空,呢度亦都係觀景臺既所在。羅馬人通過使用攻城塔改建,利用滑輪同槓桿等簡單機械原理既起重機,將沉重既石塊彷似飛來咁安放響記功柱既頂部。從羅馬時代既地面開始計算,作為雕像基座既柱頂高度離地39米左右。史料記載,柱頂最早係一隻象徵羅馬既青銅鷹徽。圖拉真大帝死後,換上左圖拉真全身青銅像,而圖拉真本人既骨灰就長眠於柱底。呢座青銅像高度不明,但相信至少超過4米,可能有6米,所以當時圖拉真記功柱既總高度大約由43-45米不等。公元113年記功柱落成既時候,亦都象徵住廣場建築群既落成。雖然廣場部分建築物已經不復存在,但記功柱同市集兩座建築仍保存得出奇咁完好,所以1,900年後既現代人仍然可以仰望圖拉真大帝既輝煌事跡。


公元113年剛剛完成既記功柱

另一方面,圖拉真記功柱亦都開創左同類建築既先河,後來既安東尼(Antoninus Pius)、馬可.奧勒留良(Marcus Aurelius)、君士坦丁(Constantine)、狄奧多西(Theodosius)、阿卡狄奧斯(Arcadius)、遲至6世紀既東羅馬皇帝查士丁尼(Justinian)都相繼模仿圖拉真記功柱既柱式,為各自既戰爭勝利建造各自既記功柱。而落成於113年既圖拉真記功柱,就係呢d所有記功柱既鼻祖。

史學家既寶藏

由於圖拉真記功柱既浮雕作畫非常細膩,對於細節同真實性亦都近乎嚴苛,所以呢座保存完好既建築物為我地帶黎關於古羅馬人行軍打仗非常珍貴既資料。呢d資料包括:防具、刀劍、遠程投射武器既發展、軍事建築、軍隊組織管理、傳統、陣式等等,當然響呢度有限既篇幅,我唔會涉獵太深,響下面亦都只會揀幾樣有趣既發現黎講。但考古學家有個有趣既發現:圖拉真柱上出現既所有兵器、裝甲,幾乎全部後來都被考古證據證實存在,更加突顯出阿波羅多羅斯呢位親歷整場戰爭既總設計師,對柱上浮雕既設計展現出近乎吹毛求疵既追求。


記功柱上既圖拉真大橋

響防具方面,圖拉真記功柱上既人物話比我地知,羅馬既凱甲有三種(個list頭三種):
Muscled cuirass (肌肉甲,只有前後兩大塊一體式既金屬板)
Lorica segmentata (環片甲,又名龍蝦甲,由一條條闊鋼片條組成)
Lorica hamata (鎖甲,鋼絲拉出黎一個小圈圈環環緊扣而成)
Lorica squamata(鱗甲,一片片金屬片縫埋一齊而成)

我地知道肌肉甲既防禦能力係最高,因為佢係一體式既金屬板構成,防穿透能力最高,而造價亦都最貴。記功柱入面,肌肉甲幾乎係皇帝、軍官(如百夫長Centurion)既專用防具。帶龍蝦甲係正式軍團既士兵(Legionnaires),龍蝦甲既設計利用左闊塊環狀鋼片互相重疊,根據考古研究,龍蝦甲環片外部滲碳硬化(carburized and hardened),內部保持柔軟度同拉張性,以維持彎曲形狀(因為鋼硬化後會變脆)。龍蝦甲提供胸、背、肩既全面保護,對於弓箭亦都有相當唔錯既防禦力,成本比肌肉甲平,對於軍團士兵不失為性價比高既選擇。至於鎖甲(chain mail),主要係輔助軍(Auxiliary)所穿,防弓箭同防刺穿能力比龍蝦甲弱,但防砍劈能力較好,造價平,適合比非羅馬帝國正式部隊既輔助軍使用。至於鱗甲(scale armor),記功柱上面,呢個係羅馬既敵人所用既防具,雖然我地通過考古發現都知道少數羅馬軍隊都會用鱗甲。呢個亦都表明左圖拉真柱浮雕係有agenda,有d偏頗,因為佢既目的係公共宣傳,所以只會拎最好既出黎比人睇。關於防具價值同士兵等級之間既關係,記功柱上所展示既圖畫大約同史學家所知既相符,呢點都為我地瞭解軍團既兵源同分別待遇提供有用資料。


Lorica segmentata,環片甲,又名龍蝦甲,羅馬軍團士兵廣泛使用既防具,士兵手上既係帝國盛期所用既長方弧盾

電影《帝國驕雄》中主角Maximus(羅素.高爾)所用既,係類似於肌肉甲同龍蝦甲既合體,真實歷史上應該唔存在

另一個有趣而值得一提既係遠程武器。除左複合弓、投石索之外,我地從第一季講到凱撒既阿萊西亞攻防戰有提及過羅馬有扭力弩砲(torsion catapult)呢種遠程武器。呢種武器由希臘人發明,由羅馬人完善。到左公元2世紀,羅馬既扭力弩砲比起公元前1世紀既凱撒時代已經又有所改進。從圖拉真記功柱中既浮雕可見,扭力弩砲設計更為完善。


圖拉真記功柱上刻劃小心翼翼地操作輕弩砲既羅馬軍人

扭力弩砲,係利用垂直安置於兩邊既動物筋腱(animal sinew)、或者女人頭髮加工處理造成既扭力索(torsion spring)儲能。當弩臂滑動槽利用絞盤(winch)向後拉時,扭力索變得拉緊儲存能量,當扳機(trigger)扣動之際能量釋放,兩臂拉動弦線將置於滑動槽既箭加速射出。早期希臘人既弩砲部件用木製成,長期承受巨大壓力容易撕裂。到左凱撒時代,羅馬人開始利用金屬加固部件,但仍然面臨一個問題。由於儲能既核心部件扭力索材料係生物性來源,好容易就會受環境影響受侵蝕同破壞,維修保養好麻煩,於是到左圖拉真既時代,從記功柱中既浮雕上所見,軍隊既工程師將扭力索封裝響金屬圓筒中,以保護扭力索,增加壽命並簡化維修。而進入左帝國時代,羅馬財政既充裕同金屬生產既旺盛,亦都令到弩砲可以大量換裝鋼鐵部件,甚至將安裝扭力索既框、弩臂等換成鐵製。由於鐵遠比木能夠承受更高拉力,所以換左鋼鐵材料反而令弩砲可以趨向小型化既設計。鐵製既輕弩砲運輸更簡便容易,響記功柱上所見,輕量化既弩砲可以響野戰大量使用,甚至能裝響驢車上進行射擊,類似於今日坦克既功能,又或者裝備戰船之上。事實上,記功柱上有弩砲用於要塞攻防及野戰既浮雕。金屬結構令結構更堅固,射程更遠,可以發射破甲能力強既重箭,威力亦都有所提升。



驢車上既輕弩砲(Manuballista),封裝扭力索(torsion spring)既金屬圓筒(metal cylinder),以及車輪上既鐵環清晰可見。對細節既清楚刻劃,令圖拉真記功柱既歷史價值非同尋常

早期設計,木結構反而成為負累,金屬材質既換裝將威力強大的弩砲小型化,帶黎更強的機動性

圖拉真時代的設計復完品,圓筒部分安裝扭力索,左邊既係金屬關鍵部件設計,右邊係全金屬設計

羅馬人既弩砲唔係玩具,而係威力可怕、極具殺傷力既遠程武器。四世紀羅馬軍隊將領,同時亦都係業餘歷史學者既阿米亞努斯•瑪爾凱里努斯(Ammianus Marcellinus)既第一手記載(Ammian: The History Book XIX:V),響一場要塞攻防戰中,輕弩砲所射出既箭可以一箭射穿兩個波斯弓箭手,而僅僅調動五臺輕弩砲,就嚇到波斯帝國精銳既弓箭手跳落城樓自殺。而更後期六世紀既史學者普羅科匹厄斯(Procopius)同樣形容輕弩砲既威力。佢記載輕弩砲使用短而粗既重箭,力量之大射程甚至當射擊距離超過弓既兩倍,仍然可以射入樹同石(?相信係較軟既石灰?)內。而當用黎射人既時候,可以輕易貫穿防具,甚至有穿過敵人身體後而射入樹幹一半長度既戰例。


記功柱上浮雕描繪既(1)圖左上:石砌城牆上兩部守城用既輕弩砲,(2)圖右下:一部用於木製護牆既輕弩砲

被弩砲重箭射殺既凱爾特人(Celtic warrior)頭骨

而響圖拉真記功柱入面,我地發現羅馬時代既軍用馬車同驢車既車輪竟然有使用鐵環加固外圈。由於利用鐵環加固馬車車輪既做法,直到17、18世紀都唔係太普遍,所以呢個浮雕立即引起考古學家懷疑。但當考古學家後來發現實物,佢地知道1世紀末期就連平民既農用雙輪車都可以裝上鐵環加固,羅馬軍隊用鐵環加固既驢車,以便防止木輪既磨損同適應戰場上凹凸不平既地面,呢個就變得好合理。


圖拉真記功柱車輪上帶鐵圈既軍用驢車

被火山灰掩埋既龐貝古城發現既民用驢車鐵圈

羅馬時代車輪帶鐵圈,使用最早懸吊式避震系統及配備剎車掣既四輪馬車復完品

夜間既記功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