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管會連番出招封殺「港獨」派參選立法會,正好反映中共無法收拾日益壯大的本土思潮,為此深感困窘。

本民前梁天琦於新東補選取得六萬六千多票。如無意外,他在 9 月選舉必能順利取得一席 (長毛梁國雄於 2012 年總得票為 48,295)。有別於熱普城主張相對上較為保守的「全民制憲」,梁由始至終支持「港獨」。「分離主義者」很大機會進入香港立法機關,而現行法例竟無力阻止,中共見勢色不對,於是只好使橫手、出口術。由新增多此一舉確認書,到張曉明發聲干預,再到特別要求梁交待「港獨」立場,謂「港獨」乃中共之夢魘,實不為過。

誠如黃毓民所言:「港獨是一個偽命題」。誰令這個偽命題逐漸變真呢?還不是中共、港共自己!沒有 689 高調批判《香港民族論》,「香港民族」這個概念會成為本民前、青年新政、民族黨所歸宗?沒有「雨革」以來累積對「差佬」的憤恨,暴徒掟磚會得到市民同情?

所謂「自作孽,不可活」,妄想封殺梁天琦就可以杜絕「港獨」派入立會?曾衝擊支聯會大台的「港獨」派人士 Simon Sin 說得好:「假若不能參與體制內改革,那就進行體制外革命吧!」。當社會上充斥著千千萬萬具有獨立自主思想、香港民族意識的年輕抗爭者,就算立會全為親共人士所把持,此不代表「港獨」沒有機會成事。

鯀用加堤設防的方式治水,使得洪水變本加厲。禹改用疏導方式治水,水患驟平。應付「港獨」,應付本土思潮,並非一味嚴打恫嚇可以了事。認真讀讀歷史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