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生命失去高貴且純粹的尊嚴,雖生猶死」——據說這是宮鈴(胡同臺妹)寫在新浪微博上的個人簡介的一段;我不知道,用這句話解讀她的逝去是否正確,然而我自覺沒有評論宮鈴的資格(作為曾經有過輕生念頭的人,去猜度決意或者「以自己方式」赴死的心境,既是不敬的,在心態上也是迥不相侔的),因此這裡我只打算談談與她的些微因緣,以及我對「看法」的看法。

首次看見宮鈴的名字,是因為她在尊駕的Facebook貼文評論處,與尊駕有過一番對談。她說過什麼我忘記了,只記得尊駕大談「中華思想是一種宗敎思想」云云。按照我的習慣,我隨後追蹤了她的貼文,但我幾乎沒有特意去看宮鈴昨天寫了什麼,今天又寫了什麼,或者內容有多少天沒有更新之類。「鈴」,於我而言,在那時候確是不響的。

我看到這消息是前天(7月17號)晚上,這日我與尊駕短暫相聚,然後又各奔東西。行了一整天,回到家中,已是累成散架樣子。以這種身心狀態,去讀宮鈴的「遺書」(她個人Timeline的最後一篇更新的文章),要說能有什麼大徹大悟,連我自己也不甚相信。但我知道是尊駕留意的人,而尊駕即便想寫悼念文章,我估計也抽不出時間(我寫此文時,仍未與尊駕就此事私下交流過,故此若尊駕另有吊唁,那並非我有意誆騙);於是我唯有一讀再讀,這既是為了尊重逝者,也是為了尊重自己的角色。

人們的評論之多、意見之雜,已非我所能駕馭,逞論再歸納、總結出道理。一位姓彭的先生說:
「臺灣堅決獨立,支持美日最根本的原因之一,就是臺灣沒有任何人可以接受中國這種惡質的政治生態(按:指宮鈴「遺書」中「我深深明白了一個道理,在中國沒有一件事與政治無關……你可能無心的開了個玩笑,但被玩笑的人或許會認為你是敵對勢力派來鬥爭他的」一句)。中國只要不改變,最親中的臺灣人在最後都會被中國逼反,或是逼死。」

還有一種是:
「生命浪費在錯誤的地方,存有浪漫的幻想於恐怖暴力集團,換來一場空,顯示生命的渺小脆弱。」

這個說法在鈞座的貼文評論看到,我認為是比較少數的意見:
「她的親人出車禍被臺灣黑社會撞死,法官輕判,她對臺灣司法絕望才傷心離世的。」

那麼,這篇文章有沒有完成悼念的任務呢?應該是沒有。這時候,忽然有風吹過,我掛在窗邊的風鈴響了起來;叮叮、咚咚,但願她已獲得宇宙通行證,因為我們是時候起程了。我們要比她走得更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