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將退休既英國獨立黨黨魁Nigel Farage係民選既歐洲議會議員,多年黎既策略係「語不驚人不罷休」,係英國脫歐尚未成型,已經係歐洲議會裏面宣揚理念。脫歐公投之後佢係議會就講過:「十七年前,我啱啱上任時候,我話我會帶領一場選戰,令英國脫歐。果時你地全部都笑我。而家,你地都笑唔出喇。」

由議會裏面推動政治變動,Farage並非第一人。早係上世紀初,愛爾蘭獨立運動,就係長期競選英國國會議席,但拒絕宣誓就任以營造英國打壓既民意。今日部份北愛爾蘭既議席,仍然由堅持依個策略既新芬黨贏得。另一派做法,如歐洲議會內既英國獨立黨同英國議會內既蘇格蘭獨立黨,就會就任,係議會裏面抗爭。所謂議會內抗爭,主力有兩點。

蘇格蘭獨立黨而家係英國議會係第三大黨,憲制安排有唔少發言權。每個星期三既首相答問大會,由第二大黨黨魁出任既反對派領袖,會向首相提問六條問題。第三大黨黨魁,則有兩條問題。首相答問大會,既會直播,事前事後亦會有傳媒分析,所以每周兩條問題,受到唔少關注,有利蘇格蘭獨立黨,宣揚理念,發展論述。

係香港,情況亦有類同。議員係議會內講既說話,受憲法以及權力及特權法保障,不負刑責。所以獨立黨派係議會裏面既論述,可以更為明確而無後顧之憂。議會內發言,亦明文豁免唔受版權法監管,所以傳媒、網媒、網民再覆述議會內發言,亦似無刑責。所以一人入局,整體解放。黃毓民幾年黎,由議會到網台,推前香港既論述幾多,係有目共睹,但黃毓民年紀漸老,一人之力亦有限,唯培訓新一代年輕人成為議員,讓中共政策赤化香港的速度減慢。

另一方面,爭取獨立係長期過程,中間亦需捍衛地區利益。蘇格蘭獨立黨,係每一個政策範圍,亦都會同政府針峰相對,保障蘇格蘭嘅利益,甚至逐漸改變形勢,為獨立製造條件。其他細黨,亦有類似既考慮。例如各地既(環保)綠黨,主打環保議題,係議會永遠都係少數派,但係透過議會程序,佢地可以充份發聲。如果大黨有政治需要,要同綠黨組成聯合政府,就需要滿足綠黨既主要主張。係細黨林立既議會制國家,大選之後再選出首相,需時短則數天,長則數周,就係大黨需要同細黨談判,讓出特定政策,以換取細黨支持組閣。有時候,甚至需要短期之內重新大選,洗牌再次談判。依類機制,看似無聊,但係就係保證細黨既意見可以充份考慮。

就算冇份組閣,細黨仍然可以影響政策。拉布機制,唔係香港政治人物發明出黎,而係所有民主議會都有既機制,提供方法俾細黨攔阻極力反對既政策。理論上,係議事堂拉布,已經係最後一步。理性議政,應該係低調談判,交換條件。香港今年經歷過兩次拉布戰,而且兩戰皆捷,應該產生左唔少既震攝力。係議會維持一群有戰心,有戰力既議員,令未來政府換屆之後,變得審慎,反而係減少拉布既解決方法。

港共政府無視市民意見,網民戲稱梁振英「港獨之父」,其實都不無道理。立法會選舉臨近,強推醫僚改革;提名期前,要求簽確認書。兩者都為本土同港獨加分。雖然仍然有淺黃民眾同政治人物,認為梁振英嘅八奇策略係以港獨之名,打散泛民陣營,但係由泛民的灰燼之中,產生既係佢更難應付既勢力。

醫學上有謂,當外來疾病係本地傳播生根,無需再靠外力仍能傳播,就成為當地既風土病。一旦本土派係議會之內,能獨立成群(英語謂之form a caucus),則本土派將在港紮根,成為香港既「風土政治勢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