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治下的中共國,比江、胡年代更專制,更不堪。擁有超過 25 年歷史的自由派時政雜誌《炎黃春秋》,近日因領導層全被官方人馬進駐而無奈宣告停刊。台灣演員戴立忍無故被扣上「台獨」帽子,不許擔綱趙薇執導電影《沒有別的愛》的男主角。《沒》片另一女角水原希子,甚至被翻辱華舊賬,成了周子瑜第二,在鏡頭面前道歉不止。

儘管上述種種皆發生於大陸,但歌手何韻詩不是「被港獨」嗎?林榮基等人不是因出售政治敏感書籍而遭未審先判嗎?妄想自己能夠置身事外,大量賺取人民幣而不被其禍,根本是自欺欺人,駝鳥心態作祟!

鐵屋已然起火,無論屋中人如何故作昏睡,火勢依舊猛烈,且越燒越旺。革命樣板戲看似是陳年老古董,與香港沾不上邊,李居明偏偏弄個《毛澤東》在新光戲院上演,還有大家喜歡的河國榮擔當演出。《十年》裡的紅小兵情節癡人說夢?當參加解放軍青少年夏令營的人數較去年多出一倍時,紅小兵來臨實屬遲早之事。香港受赤禍煎熬久矣,目前就只看港人選擇反抗,抑或投降。

筆者明白,周遭親戚朋友、上司同事相率向中共國下跪,自己很難不跟著下跪。可是,誠如新儒學大師徐復觀所言:「最奈何不得的就是自己這顆感憤之心」。切勿看得多跨境執法、亂扣帽子、拍片認罪、大媽跳舞就視作等閒,將滿腔鬱悶壓平。時刻保存感憤之心,不平則鳴,拒絕麻木,久而久之,它將會蛻變成獨特的香港民族意識,此也是人尊嚴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