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在面書中,得悉陳國強兄提名超級區議會,原來新退選的麥潤培答允提名,事後卻提名街工的梁耀忠。關於梁耀忠與陳兄的政治具體取態,在此不打算評論,我只是講及麥潤培此人。事情反映的,不單是背信棄義,反骨二五之類。我認為麥潤培的能力之低,連反骨二五都沒有條件做,典型的爛泥扶不上壁,與青城鄙民不相上下。

須知在上屆的立法會選舉,民主黨在新東的表現,簡直可以用災難形容,幾張名單中,只有一張成功當選。本身的餅太少,麥氏又要脫離民主黨,單身上陣。正常人思考的,是如何搜索資源,謀取更大的政治能量。萬料不到的是,有不需要「現身」的提名權在手,自己不懂得利用買一個新人,反而要圍爐放棄優勢。這不是一件垃圾,又是什麼?再者,上屆的超級區議會共有幾萬白票,加上本土派有三分天下之志,大可來場「含淚投票」的把戲。由「白票」轉化為「本土」,中間的增值幅度不知幾許。屆時只是付出提名權,換取兩種意識形態不同的支持者,何樂而不為?想不到,並非忠貞不二,而是沒有條件反骨,係沒有自立能力,死蠢咁解!

現下脫離民主黨的區議員,境況好似台灣的出版業,早前流亡知識份子打好基礎,兼夾繼續日本遺風,出版界才有一定地位。但近年閱讀人口萎縮,出版業界越來越難堅持,連誠品都執左幾間,要維持落去好辛苦。市場收窄而去圍爐,如果出去做生意,晨早俾人淘汰。不過香港的代議士很奇怪,他們只是希望「穩定」,而不是希望「利潤」,更不是說「正義」,仲要如此後生就想做老屎忽,指望他們有作為,你真係發夢都無咁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