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議會(第二)功能界別俗稱超級區議會(下稱超區)是民主黨當年私通中共既不義產物,2012年政改不但未有減少萬惡的功能組別席位更進一步擴大功能組別的認受性,種下功能組別千秋萬代的孽債,下刪萬字民主派的「共孽」。

回到題目,泛民一邊希望保三一邊互不協調,如以2012年超級區議會的得票推算,在票數分散的情況下想取三席似乎是不可能的任務,而2012超區投票根據報導有約八萬左右的白票廢票,我們不難發現扣除其他傳統功能組別的投票數後,其實這八萬票基本都是非建制票,等同向超區泛民參選人投下反對票。

言回2016,香港經歷雨革被拖散,泛民補選現形記及本土意識抬頭,可以預計今年「寧願倒落海都唔益你」的票數將會進一步增長,直接令泛民超區保三的難上加難,但到底是否無力回天呢? 未必。

讓我們看看有參考價值的新東補選,主打本土主義的梁天琦得票達兩成二,即使我們把投票率由補選42.69%升至2012立會選舉48.39%,而假設梁的得票不變依然有接近14.5%,而這個數目正好接近當年何俊仁超區得票的百份比,根據過往得票數據其實除港島區外,其餘四區的激進 / 溫和 / 建制 得票率都相當接近,我們可以大膽假設四區支持本土的百份比相當接近,,只要集中提升港島區的得票率,另外與五區出選的本土派系做一個交互宣傳,很有可能陳國強得票會如梁天琦般超出預期。

而超區現有6張泛民名單,首先他們必然於選舉時打出為人熟悉的棄保牌,但由於名單眾多且票數分散,根據上文他們極有可能失去大量本土票數,即使票數失去不多到投票中段進行棄保亦顯然無力回天保有三席,而建制亦不敢過於進取,相信派出三張名單參選於以上情況下,最後可安然全取。

但若加入陳國強又如何呢? 首先他於記招中得多個傘後團體為其站台,更獲出戰新西直選的青年新政黃俊傑及本土民主前線黃台仰到場支持,其二主打本土又得到年輕本土政團支持的陳國強名單根據上文分析,只要努力經營港島區選情,加上取得本土派系大多數票源,聲勢強大更可進一步吸納勝利選民(遊離票),最後猶如梁天琦新東補選後明言「泛民建制本土今後三分天下」若要超區保三席投放本土派系認可的參選人明顯實際有效。

總而言之,泛民2012的胡亂配票分散名單瘋狂告急,最後獲得的慘勝有目共睹,因此投放陳國強成本土派獨家侯選人,其比餘下名不經傳的泛民更有機會羸選,力爭非建制第三席,但隨著提名期開始,而陳仍然未夠15票提名門檻,明顯入閘機會極微,今次又會否有人大局為重提名陳參選呢,即使成功入閘,他又能否如筆者所言盡得本土派系支持者信任及支持呢,讓大家拭目以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