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別宮崎駿作品後重看《哈爾移動城堡》,又有一番感受。
宮崎駿的動畫世界壯麗遼闊、內容意味深長,然而以往著作都是深入落筆寫親情友情較多,愛情則多是兩小無猜的純愛。而主要講愛情的著作,我認為首選這套改編自原著《魔幻城堡》的《哈爾移動城堡》。

落單的蘇菲
故事開頭,平凡賣帽少女蘇菲因外出偶遇魔法師哈爾,而被荒野女巫盯上,施咒成為九十歲的老婆婆。
年輕少女本來對自己的外貌並不自信,現在更被下咒變成老人家,連年輕的本錢都沒了,可謂雪上加霜。

殊不知這魔咒只是她內心的投射—— 心境蒼老、對新事物提不起興趣的蘇菲本來已經行將就木,與待死的老人無異;
故此就算遇上絕品風度翩翩、懂魔法的浪漫帥哥,都沒能讓她提起一絲興致:因為她心底確信這些機會絕不是屬於她的。在蘇菲走過的街道上,熱鬧群眾中卻總有一兩個失意落單的人,如果沒有讓自己眼光擴闊的奇遇,相信她也會是其中默默消逝的一個了。

反倒是一個魔咒,令不想讓家人、同儕擔心的她離家出走,踏上了改變她人生的旅程。

稻草人
剛受魔咒的蘇菲很「老人精」,總愛喃喃自語、自怨自艾。在這時候她遇到決意守護她的稻草人,雖說蘇菲是在找樹枝時無意間救了他,但無疑對在山中無人無物的老婦來說,這替她找來合適行山杖及住處的稻草人卻是她的一棵救命草。

這個不明來歷的青苔蘿蔔頭,就活像她的「觀音兵」一樣—— 雖然愛整潔的蘇菲婆婆不怎麼喜歡這「油頭垢面」,甚至見面開頭也多番趕走他:但他仍然是對這救命恩人不離不棄。

進入哈爾的內心
在機緣巧合下,蘇菲進入了哈爾移動城堡(即哈爾的家)。他遇上了哈爾的學徒馬魯克(就是與惡魔達成契約那時的小哈爾差不多年紀,我認為是對他童年的一種投射)、也有推動城堡的火惡魔卡西法(哈爾的內心,但其實更像是他內心的那團火或者能量)。種種元素聚集下,我會認為哈爾移動城堡本身比卡西法更像「哈爾的內心世界」:

第一.哈爾移動城堡並不是隨便可讓人進來的空間。雖然它看上去如一幢大樓,但住客都是哈爾嚴選的。而看似因巧合進來的蘇菲亦是哈爾默許的住客。雖然城堡連接海港、皇宮、城堡所在地及戰場,但所有與人交流的動作,都是喬裝為老人的小學徒代勞。

第二.哈爾多次在戰爭後帶著疲憊的身驅回到城堡,例行地要花費能量(火)燒熱水洗澡及梳洗(留意妝身都是洗澡的其中一環,不然蘇菲打掃浴室時就不會連他一頭金髮都毀了),而打掃則是著蘇菲隨便可以了。這就有點像都市人在一天工作後已疲憊不堪,但卻情願花費精神娛樂及裝飾外在,也不願意多花精力去整理心靈。

第三.哈爾的房間,更是哈爾深層的內心世界。有好玩的東西、珍藏、裝飾品等玩意,都是哈爾意識上留給自己的安慰。對戰爭厭倦的哈爾躲在意識的深處,只有願意及懂得進入他內心深處的蘇菲才可找到他、拯救他。

城堡本身就是哈爾的內心,所以難怪乎哈爾為外表改變而頹喪會惹來蘇菲發脾氣—— 不止是蘇菲因為哈爾有她所沒有的外表而自卑,更主要是哈爾不讓蘇菲打掃,觸及他的內心。

蘇菲要打掃的,不只是哈爾的家,也是哈爾的內心。

而哈爾的住處(內心)/與戰場(與人接觸/工作/交戰的地方)是接通但亦是分割開的。同樣是暗喻都市人在工作營役摶鬥與內心追求、憧憬的世界嚴重劃割。

兩名訪客:老奶奶與狗公
隨著故事的發展,城堡來了兩名不請自來的住客:就是失去魔法的荒野女巫、與及敵人莎莉曼所養的跟尾狗。
這同樣意味著,兩個人相愛,不只是邀請對方進入自己的內心,有時連同她的親戚朋友、有無關人等都有可能成為內心的一部分——

就好像常要照顧的老人家、或者是愛侶身邊最要好但愛講是非的豬朋狗友,總是非要佔據或要衝進你的起居生活、內心世界。

亦不幸的,故事內的兩個來訪者都來意不善:一個是不甘心一無所有的偷心者,一個是莎莉曼派來的間碟。最後雖是有驚無險,但卻讓蘇菲疲於奔命。同樣道理,得到了愛情、維繫到一頭家,並不代表就此一帆風順:得到愛情後要處理的事情,不只是兩個人的事,有時候其他旁枝末節看來無害卻會在關鍵時刻給你麻煩。

結局:主動都需要被動配合
蘇菲被她好心收留的住客弄得雞毛鴨血,在哈爾的指環引領下進入了哈爾的童年。當她在看到童年的哈爾與卡西法立約之時,她焦急想援救哈爾,便著童年的哈爾等待未來的蘇菲,也就是為甚麼哈爾最初會在小巷裡遇到蘇菲並說「找你很久了」。到這時蘇菲才恍然大悟:原來哈爾一直自童年就在等待/尋找蘇菲的蹤跡,並不是偶然的遇上,也不是蘇菲自告奮勇要留下當清潔工才讓她留下。引伸到愛情,不能單靠一方主動,亦需要互相牽引,看似是一方猛烈地追求另一方,但也需要另一方暗示默許、留下路引,最後才能成事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