據聞是為了阻止獨派人士參選,選管會要求參選人簽署一份聲明。聲明要求參選人同意「香港自古為中國不可分割的一部份」,並宣誓擁護基本法。約翰霍普金斯大學社會學系副教授,孔誥鋒在面書說:「港獨成事,最快也在四七年以後;特區體制,則在四七年到期。」。筆者認為,孔教授此言差矣。

首先筆者難以理解港獨成事,為何最快也在四七年以後。倘若是基於所謂的四七大限,很對不起。所謂的四七大限;只是一國一制還是一國兩制的中國內部討論,並非超越國家主權的想像。早在梁振英宣稱香港屬於中國的「事實」,不會在四七年後改變前;筆者已發表上述觀點。一直以來,筆者的拙作可證明一切。

不知從哪時開始,香港出現了所謂的修憲港獨論。例如熱血公民黃洋達、青年新政梁頌恆,他們就曾將刪除/修改基本法第一條跟港獨劃上等號。獨立相對被殖民,然而殖民的形式也不只一種。

殖民可以分為外部殖民,和內部殖民。外部殖民的情況,通常存在一個宗主國(或類宗主國的東西)從外壓迫殖民地。內部殖民則大多以入侵的形式,在殖民地內部形成我者與他者的對立。筆者多次強調,獨立必須廢除外來體制。那是因為外來體制一日存在,一日也不能切斷香港和中國人的關係。消滅外來體制,異族則無處容身。

無論是四七前後,還是延續一國兩制;特區法制也不會存在於香港獨立。即使有人宣誓擁護基本法,然後為香港解除壓迫;他亦無須付上任何刑責,不論在甚麼時候。基於獨立必須廢除外來體制;認為法律可以阻嚇獨派人士的想法,亦令人哭笑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