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謂「黎明前最黑暗」,香港近一年好多新發展,表面好似向壞發展,但係實際上,種種跡象顯示,民主已經漸漸扎根。民主,從來都唔係淨係選舉制度。每次政改,建制派都會話希特拉都係民選,或者中國比民主印度優勝等,都係將民主等同選舉。民主,意思係公民作主,重點係公民能否自發。假如公民自發,進佔每一寸權力,就係民主雛型。

雨革之後,梁振英話要專注民生。原來既潛台詞係泛民唔識治國,搞民生當然係聽政府話。渠料年輕人完全響應梁特首既號召,出現左一個又一個既議題組織。依類組織,大都以Facebook通訊,骨幹成員或者只有寥寥數人。組織既目標並非選舉,而係結合社運動員、施加壓力、網上論述等,直接影響關注既議題。由網絡廿三條開始,到今次既醫改,都顯示出英國雖然留低左唔少殖民惡法,俾梁振英肆意使用,但係同時間,亦有唔少制度,只要公民社會有心,仍然有能力係單一議案,同政府鬥法。

童話式既「王子公主,從此快快樂樂地生活下去」既結果,係唔會自動出現。民主制度亦冇保證過依樣野。真正既民主制度,只係提供渠道,等專業政治人物之外既公民,可能合情合理咁為自己所關注既議題發聲。假如社會本身政治冷漠,唔留意身邊有關議題,選舉制度再優良,都會為人利用,一樣冇政治清明。

當大家都發覺,原來拉布係某類情況之下,係可以拉甩惡法,反對陣營既議員,手上都係握有權力,只係一直無用。所以議題組織既遊說對象,由只限於政府,變成政府、建制派議員、以及反對陣營既議員,全部都係遊說對象。尤其係直選既議員,必需面對民意,潛台詞就係假如佢地倒行逆施,下屆就會投其他人。

各地民主制度初立,大都有革命情意結,一整輩人為左身份認同,長期支持某一政黨。例如台灣既藍綠之爭,長期係統獨問題,缺少真正既政策辯論。印度民主選舉,長期受種姓認同影響,好多議員都係長期連任。一旦缺乏實際制衡,就算係以選票晋身既議員或者官員,都一樣可以腐化,一樣可以與民為敵。傳統泛民既致命傷,就係抗爭同施加壓力既手法,政府早已免疫,令到泛民既談判基礎愈來愈弱。當然,由北京既角度出發,當傳統泛民失去談判基礎,自然最好。慢慢就可以將傳統泛民收編成政治花瓶,完成佢地眼中既民心回歸。

巿民本來面對泛民/保皇兩極,唔願意政府權傾天下,就只有含淚投票。但係玩左兩屆含淚,不單止事情並無寸進,更加令人覺得久守必失。台灣開始出現白色政治人物,英國出現一眾小黨,以及香港所謂既泛民碎片化,都係契機,令巿民可以有所選擇,迫使政治人物貼近民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