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管會要求參選者多簽一份「非港獨聲明」,大概用意是想參選者聲明自己「反對香港獨立」。在討論這份文件之前,我先跟各位談談實際政治。
何謂實際政治?我舉一例,當年的中英聯合聲明,正正是共匪實際政治的操作,只要能取得香港主權,就承諾所謂的一國兩制。共匪的考慮很簡單,俗語有云「過左海就神仙」。中英聯合聲明有何約束力?中國又或英國毀約都不會有一個仲裁角色主持公道,一切是國與國之間的較勁,而一旦英國撒出香港即造成既定事實,英國亦會失去可以「被動的位置」,只能陷於主動追究與否的政治抉擇中,而這個抉擇會因為英國內部意見紛紜,結果無疾而終。

同樣道理,各位試想想「非港獨聲明」有何約束力?根本沒有,簽名的成本也就是墨水而已,但簽了聲明後港共即失去了禁止他們參選的理據(當然,港共還是可以照禁,所以簽了是故意餵招,不簽是棄招)。而當一眾底裡支持港獨的參選人成功取得候選資格,並走上的選舉論壇,此時他們面對全港直播大聲疾呼:香港獨立又或香港建國!共匪又有何奈何?這已經是既定事實,而港共政權亦只會陷於主動追究違反聲明與否的政治抉擇中。如果懂得這場政治遊戲,當然是將個「難題」交給港共處理,務求使他們進退失據。

香港民族黨在選管會僭建「非港獨聲明」時,就非常聰明的回應:「敝黨勸勉港獨同道不必受惡法恫嚇或對港共殖民政府的非法要求而信守『承諾』,為掠奪港共政府資源以推動香港獨立而一同努力。……即使敝黨簽署確認書,亦將繼續推動和宣揚香港獨立之理念,如選管會以此為據取消敝黨參選資格,政治後果自負。最後,執法機關如屆時認為民族黨觸犯所謂『作出虛假聲明』罪行,大可從速拘控,敝黨亦將奉陪到底。(節錄)」

這正是我所說的實際政治的操作。就照簽這份沒有約束力的聲明,然後擺明違反給你看,看看共匪是否要控告或褫奪其候選資格,引發憲政危機。

推動本土解殖這大使命,我們香港人就得做個講求靈活、實際、狡猾的策略家。當年鄧小平這魔頭也就是這類人,簽下毫無約束力的中英聯合聲明,不費一兵一卒哄騙了英國拱手讓出香港。而現在共匪內部青黃不接,竟主動祭出無約束力的條文企圖阻止港獨,這些條文多多都簽,成本只是墨水,麻煩的是他們,順便也教育一下香港人,何謂實際政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