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新東補選獲得六萬六千名市民支持的「暴徒」梁天琦,在上星期五(七月十五日)宣佈參選今年立法會選舉,並在新東各處收集提名,沙田街站更驚見人龍,是多屆選舉以來難得一見的情景。

相比起熱普城,他們在新東補選翌日就馬上宣布參選立法會,透過五區議席,發動全民制憲的公投運動,雖然要推廣這個大議題-全民制憲,修改基本法,實在需要很多時間,讓民眾消化,所以才要儘早提出,但卻惹來網上很多的批評,指他們收割梁天琦的光環、本土派「大團結」只有數天等說法。

事實上,他們各有崗位,而我認為熱普城積極推動的全民制憲運動是實際方法,去面對香港的二次前途問題的,帶起香港民眾的討論和對香港前途的想像;梁天琦參選則是在議會內抵抗賣港政策通過,減慢中共政策赤化香港的速度,在議會外進行街頭抗爭。

熱普城是本土運動的爛頭卒,本民前是勇武抗爭的開荒者。

陳雲的城邦論早在2011年推出,提出中國和香港以邦聯關係來維繫以及港中區隔、熱血公民首領黃洋達在2012年參選立法會,狙擊泛民帶來政壇上的震撼、比光復行動更早的驅蝗行動,是本土思潮的開始、黃毓民在立法會上的表演,早幾個月的掟杯「襲擊梁振英」大家都有目共睹。最重要的是,本民前率領的魚蛋革命立下大功,為雨革之後的政治低氣壓帶來新的突破。勇武抗爭是當務之急下帶來的實際效果,港共政府會馬上有反應,把政治無力感放諸於街頭抗爭之上,民怨得以發洩。今日能接棒的年青人例如梁天琦、黃台仰、陳浩天等本土獨派的年青領袖,大部分都是在雨傘革命之後紛紛湧現,前人的政治啟蒙,帶來今日的港獨和勇武起義的思想。

在形象上,雙黃在社會和政圈裡的形象:「乜都屌」,開罪了很多政圈的人,而且很多成員都比較「爛仔」形象,但隨著民智的進步,我們漸漸發覺原來香港各方各面,早已千瘡百孔、滿目瘡痍,「乜都屌」是正常的,而且愈來愈多的網都「乜都屌」,雙黃都減輕了不少「負擔」。本民前、民族黨的登亮,這些年青領袖,謙謙君子,立場堅定,發表論述時鏗鏘有力,已經不需要再主力攻擊泛民,可以主力建立本土派的勢力。

總括而言,這篇文章是寫給未來編寫香港獨立史的人,歷史往往都是編寫民族運動裡最光鮮的人,正如香港的歷史課程裡,總是在歌頌主張大一統的孫中山,而不是政治啟蒙的先鋒,滿身泥濘的「爛頭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