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拉真的蘇伊士運河(Ancient Suez Canal)
連接地中海—尼羅河—紅海的超級運河,希臘羅馬文明運河修築技術巔峰之作

1869年11月17日,貫穿紅海同地中海,全長164公里既蘇伊士運河開通啟用,開始左近現代運河建築既新時代。但當我地翻閱塵封既歷史,就會發現蘇伊士運河理念既由來比我地所想像既久遠得多。從古埃及時代開始,開通由地中海通往紅海既水道,就已經多次被提出,甚至嘗試過。

法老的運河
古代蘇伊士運河存在既最早證據,可以追溯至波斯大流士一世時代,根據歷史記載,古埃及人可能響公元前2千紀就已經嘗試過,但呢種講法缺乏實物證據。直到第二十六王朝既尼科二世(Necho II,公元前609-593年在位),先至第一次出現確切證據證明佢曾經修築運河,運河工程並無完成,一直要到大流士一世(Darius I)期間(公元前521-486年在位)先正式完成。響埃及,考古學家就曾經發現三座大流士所立既石碑,上面刻住多國語言:埃及聖書體(Egyptian Hieroglyphics),以及古波斯語(Old Persian)、伊蘭語(Elamite)以及當時作為國際通用語言既古巴比倫語(Old Babylonian)楔形文字,記念運河既落成。古希臘史學家希羅多德就曾經誇張地形容有12萬人響工程中喪生。但呢條運河當時只係連接尼羅河既Pelusiac支流同Timsah湖(Timsah Lake),並無一直延伸至波斯灣。點解?或者你會咁問,從紅海到苦湖,只係20公里唔到。既然都挖左成90公里既運河,點解唔去埋最後果段?就好似猜到個波埋龍門但又唔射門,有冇咁on9呀?

波斯大帝大流士一世(Darius I)所立既花崗岩石碑,記念運河既開通

事實係,唔咁做當然係有原因既。由於大流士既建築師響修建既時候發現尼羅河三角州地勢較低,鑿穿埋最後一段,穿苦湖(Bitter Lake)直入紅海,有可能會帶黎災難性既後果。鹹既海水會倒灌入尼羅河,造成史無前例既生態災難;海水將鹹化尼羅河河水,摧毀尼羅河三角州大片沃土良田,甚至可能令到三角州下游住唔到人。後果咁嚴重,梗係唔可以亂咁黎喇。所以當時既運河就止步於苦湖,最後一段入紅海既路仲係要靠陸路。

苦湖(Bitter Lake),鹹水湖,鹹淡水交界同地勢問題阻止大流士將運河延伸到鹹水區

希臘人的智慧
由於尼羅河接駁至紅海既運河河道需要解決海水倒灌問題,古代蘇伊士運河既工程技術難度遠遠超過任何純粹內陸既運河。鹹淡水交界既問題一直冇得到解決,直到希臘化時代既托勒密王朝(Ptolemy Kingdom)。自亞歷山大大帝既征服後,埃及歸托勒密家族既希臘人管治。直到希臘化時代(Hellenistic age)既托勒密時代,古代蘇伊士運河先有突破性既進展。

記錄托勒密二世修建運河功績的Pithom石碑

根據托勒密二世(Ptolemy II Philadelphus,公元前309-246年,公元前283-246年在位)所立Pithom石碑所載,托勒密二世完成左不可能既任務:將古代蘇伊士運河既支線延伸到紅海。咪住!到底佢係點樣做到既呢?希臘史學家,西西里的狄奧多羅斯(Diodorus Siculus,Διόδωρος Σικελιώτης)響佢既篇幅達40部既鴻篇巨著《史學全集》(Bibliotheca historica)中,講到佢響公元前59年到埃及旅遊,而運河最後一段由托勒密二世擴建既部分被稱為「托勒密之河」,闊度31米,可以容納兩艘大型三排槳戰艦(Triremes)並排駛過。響運河鹹淡水交界之處,古希臘人巧妙咁利用船閘(water lock)允許船隻通行,並解決海水倒灌既問題。船閘既發明,有可能就係托勒密二世大舉投資科研既結果。我地知道公元前3世紀既托勒密埃及,液壓學、力學、解剖學、聲學、數學、天文學、幾何學、工程學、機械製造以及雕塑藝術都迎來爆炸性既發展。呢個亦都係世界最早有記載既運河船閘。《地理學》作者斯特拉波(Strabo)響公元前25-24年亦都曾經到過埃及,佢同樣有提及船閘既應用,而運河出海口有一座叫阿爾西諾伊既城市,當時係一個繁盛既商業城市。

托勒密時代(Ptolemy Egypt)運河走向

圖拉真大帝的功績

無論係大流士同托勒密既運河,佢地雖然係偉大既工程傑作,但都面臨一個好大既難題:沙既淤積。唔好唔記得,埃及係沙漠黎,去過埃及旅行既都知風一起就會食到成口都係沙。到左公元前1世紀,作為運河水源既Pelusiac支流開始乾塘,而缺水亦都造成另一個副作用:水流量太少加速左泥沙既淤積,而運河本身亦都因為咁而變得難以通行。到左公元2世紀初既羅馬時代,圖拉真決定重新興建一座新既運河。圖拉真既運河計劃野心好大,因為佢知道Pelusiac支流缺水既問題係導致運河難以維持既癥結,所以佢打算開一條新運河,直接從尼羅河主幹取水。圖拉真既運河起源自今日開羅既巴比倫要塞(Fortress of Babylon,唔係伊拉克個巴比倫),往北接入法老運河,並且疏浚河道、清理淤積,為原本長百餘公里既運河再增加90-100公里既長度。由於沙漠進行考古非常困難,加上多年來既破壞,所以1983年對古代蘇伊士運河既考古,只能夠確定至少有南北兩條支線,未能作詳細深入既研究。


圖拉真運河起點:舊開羅既巴比倫要塞(Fortress of Babylon),直接從尼羅河主幹取水,向北延伸90公里

古代蘇伊士運河修建既三期,三個階段,1:法老的運河,由尼科二世(Necho II)開建,大流士一世(Darius I)完成,走向係今日既Wadi Tumilat;2:托勒密的運河,利用船閘防止海水倒灌,成功通過鹹淡水交界直入紅海; 3:圖拉真於2世紀初最後完成的一段工程,從尼羅河主流直接取水

圖拉真所完成既運河全程

不同時既古代蘇伊士運河全圖

運河最後一次響文獻中被提及,係公元170年。隨住羅馬帝國沒落,運河因為失修而淤塞。直到阿拉伯時代,經浩大既工程先重新疏通古羅馬時期既運河河道,由641-767年恢復運作。自此以後,運河被永久廢棄,直到拿破崙征服埃及,法國既考古學家先有機會一睹古代蘇伊士運河既真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