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今年不是不夠雨水,而是太多。單以七月計,颱風加上連場暴雨,令華南廣泛地區發生嚴重雨災,武漢城更幾乎全城被水淹沒,民冤四起。水災容易引發其他災難,交通中斷導致饑荒,惡劣水質引發傳染病擴散。對中共這些極權統治者而言,災難爆發,受災老百姓死個精光尚且容易應付,最麻煩就是那些死唔去的人,家園被毀,餓著肚皮,孑然一身,最容易被有心人煽動,將民冤轉化為民變,與統治者爭一日之長短。

綜觀中國歷史,歷次社會大動亂都是由天災結合朝政腐敗這種人禍而引發,令統治者七損八傷,即使沒有即時亡國,亦離亡國之途不遠。中國共產黨這一刻極之需要一場及時雨,將人民對中共的怒火暫且淋息,並把視線轉換至國外。

南海判決馬上幫中共轉換視線

歷史就是這麼巧合,其實南海爭議已歷時多年,國際仲裁法庭審理案件亦需時,但又剛好在這一刻判決,結果對中國不利,正好將中國人的怒氣,遷移至國際社會。任何連環搏奕,都不是非黑即白,你輸我贏那麼簡單。好多時根本分不清誰輸誰贏,只看你是否懂得運用各種條件,創造對自己有利的局面。

海牙國際仲裁法庭自7月12日裁定中國在南海聲稱擁有「九段線」主權違法之後,香港好多朋友都「呼籲」一共應該不惜一戰,對南海用兵,捍衛領土主權。原因是香港人都記得1894年日清戰爭(中國稱之為甲午戰爭)的一段歷史,大家都認定今天中國的海軍就像昔日清朝的北洋水師一樣,只是紙老虎,中看而不中用,一旦開戰,中共軍即輸,令到中共政府權威盡失,自身不保,於是香港便可免受中共政治干預的束縛,要麼維持自治,要麼謀求獨立。反正中共衰,香港好,是香港人的共識。

香港人食花生樂見甲午戰爭重演

然而,中共這個政權是賤,卻不笨!以中共之腐敗,中共高層沒可能不知其軍隊是紙老虎的實況。況且南海一旦開戰,中共的對手是以美國為大老闆的多國聯軍,兇猛程度,比昔日大清國只對抗一個小日本,何只強十倍。然而,今時今日的中共所面對的國際環境,卻沒有大清政府那麼凶險。因為現在中共的確比清朝時期在國際社會有更大的發言權,而現代的世界大國,亦不像一百多年前的列強般,話開戰就開戰。

解鈴還需繫鈴人,要解決這場仲裁爭端,關鍵人物就是當初提出訴訟的菲律賓。又事有巧合,剛剛菲律賓換了一個新總統。新一任總統杜特爾特剛剛於國際仲裁前兩星期(5月30日)宣誓就職,而碰巧他對中國的態度,比上一任總統阿奎諾三世友善得多。在判決之前,杜特爾特已多次向中國釋出善意,並表示即使最終判決對菲律賓有利,亦願意跟中國共同開發南海資源,直接送給中共一個下台階。而杜特爾特有一個特點跟中共很像,就是對內強硬,對外軟弱。相信杜特爾特為了對外跟中共修好,對內可以強硬地壓止國內反對中國的聲音。

菲律賓早已釋出善意

要是檯面上菲律賓就南海裁判與中國修好,在檯底的老大哥美國亦不便多言,只能表面上採取觀望態度,實際上繼續在南海佈置軍力,並同時與中共透過談判,分配南海利益。

而教人意外的是這次判決給人「殃及池魚」的感覺,將臺灣控制的太平島判為「礁」,令臺灣從「法理上」喪失太平島周圍200浬的專屬海域經濟區。這判決迫使臺灣朝野一致地站在與中共同一立場之上,就是共同反對這次國際仲裁庭判決。這的確給予中共很好的機會,與剛剛在臺灣下野的國民黨串連起來,合力制衡執政民進黨。事實上,態度偏向親美,並希望與中共保持距離的蔡英文總統,根本就不想去碰南海爭議這一瓢濁水。但當去到「喪失領土主權」容易觸動國民神經的議題時,根本容不下你慢慢分析條文內容以及向國民講述新的國際形勢是否真的對國家有害。反正你身為執政黨及總統,在「喪權辱國」的問題上不表個態,你就是賣國!令到蔡英文不得不匆匆忙忙地以三軍總司令身份,登上提早開往南海巡弋的艦艇,並發表宣示主權立場的精神講話。

蔡英文施政受制於人

係人都知蔡英文在演戲,但她不得不演,並且迫住要演。馬英九臨卸任總統前都要特登去太平島打個轉,而海牙判決一出,我就看到國民黨主席洪秀柱立即發炮反對,並夾實蔡英文政府要維護主權。所以我話海牙判決是天掉下來給中共的一塊餡餅,讓中共可以聯合國民黨,制衡執政民進黨。蔡英文這樣子登艦宣示主權,牌面上她的立場便跟美國和日本疏遠了。雖然蔡英文心底裡是很想跟日本和美國維持盟友關係,而這亦是維持台海安全的最大保障,但要是蔡英文政府要跟美、日加強合作,勢必引起國內反彈,而蔡英文及執政民進黨是沒有能力把反對者聲音打壓下來的。蔡英文的施政只會舉步為艱。

日後要是蔡英文施政上親近美國、日本,國內有人罵句:「太平島是譙,那麼沖之島是甚麼?」蔡英文政府當堂無法應對。除非日本以「大局為重」,又讓人去搞一場國際仲裁,去鑑定一下沖之島的法庭地位。但你話日本會不會咁笨唔反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