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已經具備獨立的良好條件,且事實上已經以獨立國或準獨立國身份在國際上交往活動,為甚麼又到今天還是在法律上屬於中國大陸而不是一個獨立的香港國呢?
 
不能獨立的原因如下。

第一,是共產黨打殺、共產黨對港獨實行恐怖政策。

共產黨打殺是香港不能獨立的最主要最有決定性的原因,甚至有人說是唯一的原因。

共產黨不但用暴力強行剝剝和打殺香港人獨立的天然權利;現在的事實是連一國兩制中的自治也給共產黨剝奪得近於殆盡。它們強橫地說,香港沒有主權,也沒有剩餘主權;中央給香港就有,給多少就有多少,不給就沒有。

香港不可能實現人民公投,不能出現獨立公投;香港獨立就在共產黨恐怖打壓下難有作為。

香港的中老一輩人見證過中共地改鬥地主肅反鬥反革命…六四屠城…現在又親眼看著共產黨解放軍非法越境綁架,面對殘酷現實,唯有安於現狀,忍辱求生;對香港的社會現況即使不滿,也默不作聲,沉默是金,避免禍從口出;總好過他日被共產黨打擊報復。

在高壓恐怖控制下出現了如下短期現象:香港人忌言獨立,獨立思想和獨立組織只能深深地隱匿於地下。香港人連港獨都不敢說出口,何來港獨氣候、港獨事實?

但是,在共產黨恐怖政策下港獨消沉,只在一時有效,高壓恐怖不能持久,時間一過就失效了。現在香港人已經制服恐怖,經過恐怖期,因而港獨運動在崛起中。你共產黨堵死了和平走向自治、和平走向獨立之道,在無可選擇之下,香港人當然會擺脫和平、非暴力的枷鎖,進行一場推翻港共政府的革命。這是共產黨迫出來的。

香港人不會被反革命與和理非的說詞騙倒、嚇倒。
 
香港人終將告別高唱多年並成為爛調的和平、理性、非暴力說詞,迎接和準備進行一場推翻港共政府的革命。尤其是香港出現了一群與中老一輩不同的年青輩,它們擺明車馬、開門見山宣告:香港是香港人的香港,大陸是大陸人的大陸;香港獨立是天經地義的事。
世界是年青人的,前途是年青人的。有青年人在,就有香港獨立的希望在;將來是青年人的世界,將來香港是獨立的香港。今天港獨尚未成功獨立,不等於明天香港不能獨立。
 

第二,賣港賊作惡。

賣港賊指的是共產黨香港統者的建制派,實指 民主建港協進聯盟(民建聯)、香港工會聯合會(工聯會)、香港經濟民生聯盟、新民黨、鄉事派、愛字頭派等等。這些派別視港獨如冦讎;把香港和中國緊緊綁架起來,打擊港獨不遺餘力。配合和強化政府的宣傳,勵行洗腦:高唱共產黨國歌、高舉起共產黨國旗。一味強調香港屬於中國(共產黨)的一部分,不談有別於大陸一制的香港一制。他們的洗腦很有實效,香港獨立被他們打成負面且罪惡的事理,迫使一些香港人認同要消除「分裂國家」的「港獨」。
 
可以這麼說,香港建制派賣港賊沒能力消除港獨思想、運動和組織,但是多少有抑制之效。這是香港建制派對香港犯下的罪行,香港的歷史是不會忘記他們的,會把他們的高姓大名釘在恥辱上,讓它遺臭萬年。
 

第三,中老一輩民主派香港人充當了建制派賣港的幫凶。

中老香港人是指泛民。泛民作幫凶有兩面性;例如支聯會的長青節目維園燭光晚會,它一方面支援國內民主鬥爭功不可沒。但是對香港來說它起著消極作用:有人說支聯會的「愛國愛民,香港精神」作為六四集會的主題,配合政府進行的洗腦工程;就反港獨而言,甚至比港共政府的洗腦更起作用。

支聯會宣揚「我是中國人,我愛中國」的精神;這與我是香港人的本土精神背道而馳。

更可惡的是泛民主派和建制派聯手打壓「港獨」,淪為中共及港共政府的打手、淪為香港共產黨建制派的幫凶。例如2000中華民國由年民進黨執政時,香港立法會倒越俎代庖地通過一個反台獨議案,全體議員包括民主派都投贊成票,只有吳靄儀棄權。

從此一事件表現觀之,香港泛民這種思想行為是甚麼民主派?這是典型的出賣民主派、叛變民主派,這是典型的專制獨裁派!香港立法會只剩下一個民主派議員,她就是吳靄儀。現在香港崛起的是本土派、獨立派;可以說,吳有後來人,可喜的可賀。
 
有必要鄭重地再提醒一下:凡是反對地方自治、反對地方獨立的都不是民主派;他們是冒充民主派、是偽民主派,歸根究底是專制獨裁派。
 
所謂台獨就是自由民主人權憲政的中華民國在治灣事實和法律存在;所謂反台獨其實質就是共產黨吞併自由民主人權憲政的中華民國,在台灣實行一黨專政,徹底剝奪台灣人民的自由民主人權憲政權利。你說,這些香港所謂的泛民主派人士是不是共產黨的幫凶?
 

第四,香港主流傳媒的政治正確。

財雄勢大的共產黨、黨屬企業對支持港獨的傳媒實行政治高壓和經濟制裁;遂令主流傳媒基於經濟利益而自我審查,不願或不敢支持香港獨立,導致港獨欠缺主流傳媒報道和支持。也因此傳媒相應地就欠缺了對港獨的深入、客觀、理性的報導和評論,埋沒有港獨聲音。令市民從主流媒體接觸「港獨」思想的機會均不大。

在這一政治現實下,以謬為正,視正為謬。所謂政治正確就是保持與大陸統一,實現中港台澳門的大中華統一。不與大陸分離、反對港獨,就是政治正確。
 

第五,香港人尚未付出必要的努力。

以上說的多是香港還不能獨立的客觀理由,我們更應該正視主觀理由:香港人爭取獨立沒有付出必要的努力和沒有作出有勇氣的抗爭。
香港能否獨立,固然與客觀理由有重大關係,更與香港人的鬥爭付出和智勇作為有決定性關係。香港獨立要香港人抗爭,抗爭,除了抗爭還是抗爭。
 
先前,陳雲的香港城邦論曾經是熱門話題,香港獨立論顯得冷門;現在港獨熱議超過城邦論。

香港城邦論是維護香港本土利益,又與政治現實妥協的產物;香港獨立論是確保香港權力權利利益思想導向下抗拒政治現實的產物。
香港城邦論是策略主導下出現的理論,可行性較大;只是沒有甚麼意義,對香港人切身權利與利益沒有助益。香港獨立論是理想主導下的理論,實踐阻力較大;是香港本質變革,意義重大,必給和港人空前的權利和利益。

香港城邦論視香港人為香港中國人;香港是大陸的是中華民族大家庭中的一部分,共產黨大陸是老豆,香港是仔女。

香港獨立論視香港人是已經與中國人分離而成為獨立的香港民族,香港人不是從屬於中國的一部分,而是與大陸中華人民共和國、台灣中華民人國平起平坐的國家。可以也應該由中國大陸、台灣、香港及澳門四國締結組成「中華邦聯」。

值得注意的是陳雲的香港城邦是在中共極權制度下建立的,這本來沒有甚麼不妥,但是,它又是在反對中國民主化維護中共一黨專政制度下建立它的香港城邦。陳雲這麽說:「急速民主化的中國,比起極權的中共,更能危害香港」 ,因此,香港人若要自保,最佳方法「不是推翻中共,改造中國」,而是只求香港城邦自治,絕不插手中國大陸的政治。香港人因無能為力而自我隔離大陸共產黨,以作自保,無可厚非,但是立意要中國惡、壞、劣以利香港,則在政治上是反動的,在道德上是敗壞的、不可容忍的。

城邦論只是一廂情願,只有想像圖,沒有路綫圖。香港獨立建國論則有理論有組織,並用行動實踐他們的路綫國。
 
上面香港獨立建國是香港人的訴求嗎?香港獨立建國有事實根據嗎?有。請看事實。

2012年6月調查發現僅有18%的人自稱為「中國人」,而自稱「香港人」的比率卻高達46%;蘋菓日報的報道:美領事館喺facebook問港人:「你嘅夢想係咩呢?」,幾近100%回應係希望「香港獨立」。

可見香港人的大陸共產中國國民身份認同感極為偏低。為此,1997共產黨吞拼香港後積極通過各方面的措施推動香港人對他們的國民身份認同。例如對香港的各種特供、奧運會後安排金牌運動員訪港、太空人訪港,每晚新聞前播放「心繫家國」宣傳短片,甚至在中小學課堂中加入國民教育元素。但是,事實證明它無法消解香港獨立思想;認同中共國不見甚麼成績,港獨則是澎湃發展的事實。

香港領土雖然被共產黨吞拼了,但吞拼不了香港人心。香港人人心未不認同大陸,不認同自己是中共國國民身份。不認同大陸國民身份就必定另有所認同;這個認同就是香港本土身份。香港有本土意識,但沒有國家作載體,邏輯的必然就是建立自己的香港共和國。
 
香港人不認同共產中國的國民身份,不能責怪香港人,應負起責任的是共產黨。共產黨中國的人權狀況極端惡劣,多年來一系列打壓人權的事件,例如劉曉波事件、陳光誠事件、艾未未、越境綁架賀蠢樹事件、越境屠殺流浮山曾家父子三人慘案、越境綁架銅鑼灣五子事件;內地官場的權力鬥爭,例如廢胡耀邦趙紫陽、抓捕四人幫的政變、薄熙來事件等;都增加港人對共產黨的恐懼、厭惡、拒絕、反抗;加上共產黨政府施政水準差劣;中聯辦由幕後走到台前惡形惡相地直接指揮香港政治事務等等,這些干預行為明顯損害了香港人對共產黨政府的信任,是香港人否認中國人身份的重要因素。

另一方面香港人危機處理的高超能力加強和深化香港人的本土意識:例如2003年沙士危機、2010年菲律賓人質事件、2012年南丫島海難。每次危機都展示出香港政府部門和公務人員的專業,展示香港人捨己為人的高尚情操和個人素質。這些能力的傑出表現加強了港人的團結和本土歸屬感。這是本土意識之源,直接強化和加深香港本土意識、直接強化和加深香港人身份認同感,相應地減低了對共產黨國民的身份認同。

此外,香港人保留了英殖民地留下的自由權利,有了這自由權利香港人就有了踐行各種社會運動的權利;例如六四燭光晚會、七一遊行、保衛天星及皇后碼頭、反高鐵、反國民教育、占中、要求真普選等等。自由的社會環境、社會運動同時凸顯香港的制度優越性,這優越性加強了港人的自信,加強了香港人的本土意識和歸屬感;為將來香港獨立建國儲備了思想和人材。
 
上面所談種種事實,都可以推導出香港走向本土、走向獨立的結論。所以香港獨立建國的推論有很堅實的事實根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