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接早前推出的歌曲,故事依然圍繞劊子手與妓女的故事。今次更大膽進入微觀世界,以精子與卵子作嚮導,「一花一世界」回看大千。我們一代,兒時常以「咸歌」作樂,性知識亦相當淺薄,對「性」非常好奇。事過境遷,小孩長大了,特首不知換了多少個,香港也早已面目全非;終於,有能登大雅之堂的歌詞把精與卵充當主題,帶聽眾走入感官的藝術世界,值得欣喜。

今次的《結》是林夕及周耀輝,分飾精(麥浚龍)與卵(薛凱琪)的對話。以故事線來說,這首是《初開》和《呻吟》及後的情節《結》,講述雛妓變成尼姑後再懷孕。

「冒著慾海深處為你 
逆著浪遊近 
順著命根擁抱著你超生 
望著萬個勇敢的你 
預備萬里前行 
末了幾多喪生 
得一個誕生 」


第一段顯而易見,是精子跟卵子的對話,也是劊子手與尼姑的對話。赤裸裸從描繪精神上的牽絆﹑肉體上快感﹑到軀殼內精子在子宮苦海中尋找彼岸。精子的生命如蒼生苦短,命定了衝向消亡。卵子看在眼內,見到「雖千萬人吾往矣」的你,一時感慨:眼前縱有恆河沙數,最後卻只有一粒受維納斯寵幸成為嬰兒。

「為著淨土沾滿人性 
異物便合襯 
未懼為愛生怖但求做人 
為著大愛結晶的我 
預備大戰蒞臨 
末了幾多誕生 
都一次喪生」

依據前面麥浚龍推出的《劊子手最後一夜》,不難推測故事發生在清朝(「聽說戊戌驚變你本可以走」),那麼「異物」這個帶有貶義的詞語就可以理解了(明朝中後期十分流行《金瓶梅》、《西廂記》﹑《牡丹亭》等等後來都被清統治者列爲禁書)。「未懼為愛生怖但求做人 」則運用了《妙色王求法偈》「由愛生憂患,由愛生怖畏,離所愛無憂,何處有怖畏?」,說明尼姑知道愛能帶來憂患,生出恐懼,也願意扛下自己犯下的罪過,只為一「大愛結晶」。讀到這裏,兩位故事主人翁有如《1984》的溫斯頓與裘利亞地下幽會的心情,難免語帶相關地以「大戰」來形容交歡的生理狀態與叛道的心理感受。最後兩句也畫龍點晴,簡單改幾個字足以對仗出第一段同等意思(「末了幾多喪生 得一個誕生 」及「末了幾多誕生 都一次喪生」)。


「到底有因 
還是無意 
十個月飲過了一切沈默 
我本無礙你非無奈化為胎中物 
請不要一染塵便要飲泣 」


尼姑後悔﹑沉默﹑飲泣,劊子手反過來開解,像極典型的當代戲碼-「中出即飛」(那男的沒有「飛」,還想負責任呢)。誰邀請誰上當,已經不重要了。捱到了十個月,飲盡沉默,倒頭來都是執迷蒼生,也離不開六根,的確有幾聲生命的嘆氣聲在耳邊迴盪。

三生慾念兩世紅塵但為何如一 
千心千手未斷輪迴為偶遇固執 
不增不減的天性 
難道你肯說不 
翻翻滾滾悠悠六根難淨才犯禁 
轟轟烈烈四野無人更需要解禁 
可感覺剎那進入 
難承認為結合 
(不真不假的天性 
為疑問結合原是罪與罰 
不真不假的天性 
永未覺結合原是罪與罰)

副歌部分不易上口,都是急促而起伏大,真的很難能隨意唱得出來;但文字寫得極好。林夕的「三生兩世如一」對上「千心千手」;「翻翻滾滾」對上「轟轟烈烈」;「六根難淨」對上「四野無人」;「犯禁」對上「解禁 」。不單詞藻華美,更具美學功架,把交合的慾望﹑對肉慾於精神層面的欲拒還迎﹑甚至在事後依然拒絕承認。句句刻劃到位,筆鋒敏銳,把大眾對「性」的思想枷鎖昇華到藝術級數,還附送佛理反思,是無出其右的劃時代鴻文。

這張《Evil is a point of view》名符其實在觸碰平時乃社會禁忌的話題,殺人犯﹑雛妓﹑同性戀﹑犯戒律……每首都值得細琢,更像一篇篇散文,用故事說世界的荒謬,欣賞世界的另類美。期待大碟推出,一次過飽覽故事的走馬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