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抗爭或談判,若要對方屈服,上策當然以理服人。如果對方不聽道理,你至少要有籌碼在手,要麼兵臨城下,要麼有對方的把柄在手,方可迫使對方讓步。然而,立法會就醫委會改革方案以大比數通過了二讀,郭家麒議員卻寫信並以近乎哀求的口吻在記者面前公開呼籲林鄭月娥將條例暫時作罷。如果我係林鄭,實在哭笑不分。

二讀大比數順利通過為何收回?

大家都係打份工, 如果我係林鄭,我辛辛苦苦同一大班同事爭取到條例二讀通過,現在差埋門一腳就完成立法程序,無端端有條友寫封信來叫我擱置我就擱置,叫我點同班同事交代?如果你要我擱置,至少你要做到啲嘢,給我下台階丫,好似二讀期間坊間仍然群情洶湧之時你積極拉布,令到議會近乎癱瘓,你寫封信叫我擱置,我有得考慮,擱置了,我可以搏得一個接納意見的美名,同時又可以令議會盡快審理其他法案,以免影響民生。

政治搏奕就係咁玩法,唔係下下要鬥到你死我活,至少你要出到張牌畀我,我先至有得回覆你丫。但唔係喎,二讀時來來去去得個梁家騮一個人點人數玩拉布(長毛後來有加入點人數),完全唔見你公民黨一齊拉。更奇怪嘅係,你公民黨黨友楊岳橋明明二讀投贊成票,並且事後高調拍片向市民解釋二讀贊成係為左爭取三讀時積極發言,要求政府接納你郭家麒的修訂案。好了,現在一眾政府高層正等待立法會三讀醫改方案,準備細心聆聽楊岳橋介紹郭家麒方案如何了得,現在郭家麒卻私下寫信叫政府不如擱置醫改,係唔係玩嘢呀?

楊岳橋高調拍片理據欠奉

郭家麒這樣子低姿態要求政府擱置醫改,證明郭家麒自己都打定輸數,早已料定政府只會一意孤行硬推政府方案,根本不會在三讀期間更改主張,接納郭家麒的修正。郭家麒的舉動,無異於狠狠地摑了他公民黨的黨友楊岳橋一巴,證明楊岳橋話二讀贊成是為了爭取三讀通過郭家麒修訂的說法,完全無道理。

另外,香港醫委會改革二讀剛通過,便有人發現中國有教育機構已搶閘宣傳將來可以來香港執業的醫生課程,證明早前香港市民普遍擔心醫委會改革是為了輸入中國醫生而開綠燈,確實有根據。

楊岳橋以及不少支持醫委會改革的人士,曾經挺身而出,為政府「闢謠」說甚麼輸入大量中國醫生絕非易事。然而,利字當頭,有誰說得準?特別是香港已到了廉署敗壞的一日,繼李寶蘭被迫走後,其愛將高迪龍又辭職,剩下來的廉署人員,除了懂得應酬飲茅台之外,還會懂得認真查案嗎?

廉署敗壞利字當頭

就算沒有醫委會改革,要安排中國醫生來香港執業,總會有後門走。通過醫委會改革,中國各大教育、移民機構,更可大條道理以此作招徠宣傳催谷,在更大的金錢利益驅動之下,香港的一眾官員,香港兩間有醫學院的大學高層,如何不心動?

郭家麒在7月12日面對記者時,都坦白交代在打定輸數情況下苦勸政府收回醫委會條例,無非是為了「盡了自己責任」。問題在於,市民是期望議員真的可以成功阻截惡法通過丫,還是只停留於看到議員扮盡力抗爭了便算數?相信市民自己心裡有數。但願醫改三讀辯論時有奇蹟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