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的終極意義是修養大愛,即無自我 (ego)的慈悲,願意愛一切眾生好使他們得到幸福安樂。在每個宗教教條裏,總有提供各自的修行步伐,好讓信徒能好好拿捏並且實行大愛。

以基督教為例子,其中一條最重要的誡命就是「要愛人如己」,簡單來說就是領悟生命不只是關乎自己,而是包含你的朋友、親人、愛人、動物、植物、地球和宇宙。這就是一種無我的愛,一種懂得尊重和照顧萬物的能量。

藏傳佛教則更仔細列出五部曲:「色受想行識」,要成功到達大愛的境界是突破物質身體、留意感受、觀察想法的形成、追索思路、超越意識從而重拾空性 (purification)。

其實無論你有沒有宗教信仰,修養都是重要的責任。

但是,我們很多時候都沒有察覺這個意義,反而潛意識地覺得宗教和上帝都是一個讓你脫離現實的庇護所。

比方說,我們有煩惱的時候才不斷祈禱,希望上帝可以給予我們答案好讓困難迎刃而解;如果神沒有感召你,你便會質疑為什麼上帝不理會你的訴求。

你只是自我幻想出一個逃逸路線而已。

祂之所以不聆聽你是因為清楚地明白你祈禱和「認罪」只不過是因為為了推卸轉化問題的責任,又或者是逃避現實。

你也許應該感恩,上帝不回應你是愛的表現,好讓你覺悟自己根本沒有盡本份,沒有承擔作為一個人的責任。

有一些人更是過分,以上帝之名控訴其他人的行為。

控訴的思路過程中,你覺得對方違背自己的宗教,從而強行將屬於自己的道德標準牢牢套在別人身上,並且加以嚴厲批判打壓。

但是想一想,其實你自己才是背叛自己信仰的負心人。試問一個忘記修養、忘記大愛、忘記尊重、忘記寬容的「信徒」,怎會有資格稱自己為上帝的子民?

尼采曾說過:「上帝已死」。這是當然的。祂已經被你們氣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