討論香港獨立模式之前,得先討論香港到底有沒有港獨存在;沒有港獨談港獨模式是空談,有港獨才談港獨模式才是實論。
 
就算在十年八年前,一提到港獨,幾乎所有政治文化社會評論的寫手都疾口否認港獨存在。或許這些人並不真的想否認,只是為了政治正確、為了安全和生存、或僅僅是為了避免給人扣上激進帽子而口吐沒有港獨或港獨只有少數人、港獨沒有前途等等謬言。
但是十年八年時間過去後,港獨浮現了;香港獨立思想、組織團體、行動已經是實實在在擺在你面前的東西。
今天,港獨存在並被確認,有兩個原因;一個是因為它的的確確實實存在,出現在你面前,碰口碰面,讓你不得不承認,不得不面對。一個是共產黨用港獨罪名剝奪和打壓香港人的人權、權利、政治權力的訴求,因而突顯港獨,港獨成為議論焦點;梁振英批《學苑》掀起港獨議論熱潮是顯例。

不管厭惡還是喜愛,不管你反對還是支持,你都不能否認港獨存在。
 
前面多次說過,港獨是由共產黨,助長和養大的。共產黨小題大做反港獨而激發、喚醒、顯現、高揚原本潛伏的港獨。繼而打壓港獨而壯大港獨。共產黨野蠻又愚蠢,拒絕承認有壓迫就有反抗這一政治常識,堅持鎮壓可消除反抗,迷信鎮壓是維穩法寶;共產黨從來沒有停止過做這種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的蠢事。現在對付港獨還在這樣做,從來不願吸取教訓。
 
英殖民當局開明車馬,香港是殖民地;殖民地人民是被殖民者,本來沒有,也不應該有民主權利,加上英殖民者給香港人自由人權利權利,遂令香港人不萌反抗意識和爭民主訴求,不萌建立香港國之志。

反倒是英國當局曾經主動給我香人民主和獨立,只是當時香港華人的頭面人物冷淡以對,並在共產黨強烈反對下,香港民主胎死腹中。
 
有資料說英殖民當局也有玉成香港民主與獨立的美意,可是,共產中國卻嚴加反對和否定 [見英國檔案解密] 原本是共產黨不准香港人向英提出民主和獨立訴求,現在反過來顛倒是非黑白質問和香港人在英治時為甚麼不要求民主、不要求獨立。是不是野蠻過頭了?
 
重復說一次,殖民地時,香港人本來就沒有政治權利,所以也不存在被剝奪政治權利的事;也就無所謂爭取政治權利。港英殖民地統治當局沒有剝奪香港人的自由,也沒有侵犯香港人既有的權利,特別是沒有做侵犯香港人人權,於是香港人沒有反抗的目的和需要,所以在港英統治期間香港人沒有民主和獨立訴求。
 
其實,上面的質問,不應該是共產黨向港人提出,而應該是由香港人向一黨專政的共產黨質問:香港人何以不向英國而向你共產黨中國要獨立?。
請共產黨回答:為甚麼香港人在英殖時期不要求民主、獨立,偏偏在被你統治的時候,你高唱香港人做主人的時候香港人要民主、要求獨立?
 
共產黨迴避回答,我代擬答案:一字咁淺,是因為共產黨侵犯了香港人原有的利益、權利、文化、精神、價值,特別是自由和人權;香港人拿起民主和獨立來作為抗拒你的侵犯的武器。因為英殖民當局沒有侵犯香港人的這些東西,香港人沒有反抗目標也沒有反抗需要,所以香港人沒有向英殖民當局提出民主和獨立的要求。
 
若你共產黨還有些微人性和理性,應該為出現89年後香港人向你們提出民主與獨立訴求而無地自容才是。
 
上面談的是香港人有獨立理由和獨立要求,我們可以進一步究討,香港獨立是必然和必須的嗎?
答案是:港獨並非必然也並非必須。
 
如果大陸民主了,大陸不會打壓侵犯香港人的文化思想利益權利和自由,香港也許不會有人那麼在意民主;因為民主是必定會到來;也許不要求獨立了,因為獨立作為維護權益手段的功能消失了。但是,也許不是如此。因為追求香港獨立的思想行動組織已經存在並運動著,它已經有了自己的訴求和自己的目的和利益,它會慣性地運作下去,會為香港獨立爭取到底,要達到目的方休。
 
一方面要大一統,一方面要獨立,這樣的政治現實,並不一定是走上你死我活絕路;還可能是一條康莊大道:組建中華邦聯。香港共和國成為四五十個其它地區、民族組成的各共和國共同組建中華聯邦或邦聯。這種模式既能滿足地方獨立意願,也能滿足大一統偏愛者的要求,更可以維護中華民族感情的維繫文化的存續。
中華聯邦或邦聯是解決港臺西藏新疆問題的最佳選擇;想像力豐富的人說不定還會期待蒙古和現今中華民國憲法規定之外的一些地區和國家(尤其是筷子文化圈的地區和國家)加入這一聯邦或邦聯。
 
香港獨立的力量從哪裡來?這力量足夠組建香港民國嗎?
 
尋根問底、歸根結蒂所有追求民主與獨立的目的都是追求「我的平等地位」。平等地位的意思是指:我和你和所有人一樣有我自我獨立的人格、有我做人的尊嚴和自由、有我謀求幸福的權利,等等。這個要求絕不過分,因為它是人人如此的普適要求。
因為除了特權者的特權利益,平等不損任何人的權利和利益,所以人皆認同,或不得不認同(你不認同,那麼就把你置於不平等的被奴役的次等地位,看你還認同不認同)。一個人若得不到與他人相同的人格、地位、權利,會感到極大委屈和受辱;必然會奮起反抗,勇者往往會寧死不屈。
平等是一種普適性認同,也可以說是普適性真理;而普適真理力量是無窮無盡的。
 
香港人不願做共產黨的奴民,要在法理上、人格上與權官有相同的權利和人權,要求香港政黨與共產黨有同等的權利和權力,要求香港與大陸一樣有立國的權利。與這一思想相對應的是港獨組織、行動出現和存在。
於是客觀事實是:有港獨!
 
確定有港獨後,輪到談論獨立模式。
可以預見的是不論你用甚麼模式獨立,共產黨必定打殺沒商量;香港人的對策是反抗不屈服。
 
獨立模式可以創造,也可以借用;兩者無分高下,適用的就是好模式。香港獨立模式既應該借鑒前人現人創造而又適合用於香港的模式,可以也更應該因時因勢創造自己合用的新模式。
維護本土文化意識和利益、開明車馬組建本土或港獨黨團、把爭取港獨提到日程上來,改良、革命、勇武、和理非、爭取亡共之心不死的外國勢力支援、自治、自決…都是可嚐試的模式或手段。
 
香港人要力爭的是香港人提名候選人的權利、要反對和否定共產黨審查候選人的權力;反對否定和破除共產黨提名、審查或統戰壟斷候選人的陰謀。要實現香港的事由香港人自己決定、自己解決。能實現這一目的的就是好模式。
本來香港人和平地全民投票公決自治還是獨立,是有效可行好模式。可是在香港的政治現實中,它又不可行。
和平之路不通怎麼辦?再用前面提過的美國總統的話:「那些令和平革命不可能的,將會令暴力革命不可避免。」
 
不管用甚麼模式,從現實出發,都要從無有到有、從少到多地爭取香港民主和獨立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