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公投脫歐之後,種種不利消息傳出,王國幾有分裂之難,甚至有推翻公投之說,重新留回歐盟。此場鬧劇相信是人類實踐「直接民主」以來,最為荒謬的典型場合。最大問題在於如何洗牌之後,如何回復經濟實力。歐盟非不可批評,只是脫歐者的底牌實在單薄,最後就是挾民而自重,遭拆穿是毫無準備。

脫歐誘因:經濟及移民之問題

脫歐之議,實有多種基本因素而成。歐盟諸國本來打算,其實為將好多本地人不願做的工作,轉移到移民衍生的客工。然而因行政失誤,而導致失控。大家可以想像一下,假如希臘、西班牙、南歐等諸國有一大班廉價、但又聽話的移民勞工出現,整個歐洲經濟會變成點?原本為廉價勞工的機遇,變成不可收拾之難民潮,人算不如天算矣。至於因為移民衍生的國家安全問題,更令歐盟及英國疲於奔命。根據神根公約,規定歐盟成員國公民,可於在歐盟自由遷徙,在現時形勢真是十分攞命。尤其是為數甚多的移民,有不認同歐洲文化的伊斯蘭移民,而最新申請入歐的其中一個國家,喚作土耳其那刻,大家便知何脫歐之議,撇開國家內部因素,政策本身就是矛盾重重。即使英國不是神根公約的成員國,亦可窺見歐洲的問題。

歐洲的錯誤政策,亦反映左翼人士,以及新自由主義部份支持者,那些人的經濟偏見。兩者皆是經濟制度的附庸者,均是用 Adam Smith 的「理性人」定義做基礎,假設所有參與市場活動的人都係「理性」,但你叫個村姑鄉下佬、青城鄙民如何「理性」呢!?恐怕是對牛彈琴。他們將「理性人」思想發揮得淋漓盡致,本身就是一堆幻想。群體動物必存在不同角色,而角色由個體差異去決定,單是這樣,就不能產生同一模的「理性人」出來!亦因為他們不是創見者,故此他們對於制度的長短處,皆不理解,純是利用權力的不對等,去謀擘當權者,或是所代表的群體之利益,其實不合乎程序公義。

公投結果:難以收拾的局面

上面所說者,或可是對於歐盟不公平機制,表達為一種不滿,卻不是脫歐的充分理由。須知留歐支持者之最大理據,就是歐盟稅項優惠。在全球化的遊戲底下,有貨物運輸關口稅項優惠,等於減低成本。加上無論德、法兩個大國,在科技領域上,不知勝於英國本土幾凡。由此可見,留在歐盟這個經濟共同市場,實際是有利英國解決就業及前途問題。 只要英國堅守政治上的區隔,留在歐盟總是是利多於弊,總比為求國家榮譽,作一次意氣公投來得理性。

而且留歐者的懷疑論,表象是少變、求穩,底子其實是不相信表象,更加不會根據表象來行事。好了,不相信表象後,有什麼方法保持他們行動呢?就是數據、科學論證。不懂得運用數據,即是對社會完全沒有概念。那好清楚解釋得到,堅持脫歐的鄙民如何育成。大家對公投的概念搞不清楚,以為民粹即是數據,結果養出鄙民出來。鄙民鮮有懷疑論者,接受常規,對原則、科學、法學、社會的觀念薄弱,忽略背後原意。他們那種自我為中心的想法,對人自大,也要人自卑,亦欠缺合作概念。操縱鄙民的政客或會以為自己是傳奇,做出一連串的行為,企圖擺出「賢者」的模樣,欺世盜名。

公投失敗對香港的啟迪

後悔投脫歐的英國民眾,並沒有許多人想像的那麼了解政治議題,甚至表演至「鄙民化」。無可否認,英國的民主歷史悠久,英國人對民主的認識,平均較香港人水平高得多,但他們對不熟悉的議題,在取態上一樣可以犯錯,所言犯錯者,就是投下違心一票,又或是不知為何投那一票?是次英國脫歐成功後,而且惹來反彈,可見沒有數據、事實支持政治理念,究竟仍會退化成為鄙民,繼而為自己的利益出爾反爾,不願承擔投票後需要負上的責任。

脫歐的教訓,非香港人不配擁有民主,卻是民主制度更要加快落實,否則只會一直停留在幼稚期,永遠成為非此即彼的奴隸。至於過程所遇到的震盪,那是必然亦必須的,不然就沒法進入民主成熟期,享受它帶來的果實。由此可見,任何阻撓民主步伐前進的人,諸如建制派以蛇齋餅粽破壞民主精神,又如泛民只有口講沒有膽量實踐,或如陳雲借精神回歸華夏,與獨裁中共締立邦聯關係,實則附中共強權而作威等,皆是令香港人不能得到民主的毒藥。

九月立法會選舉,香港人總該睜開眼睛,好想清楚自己一票投的是甚麼,而不是投票以後,别人可給予你甚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