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來不打算評論青政選舉聯盟記招,不過這兩天在FB看到網民對其批評,我認為有些指控是歪打,亦有些是正中核心,不禁有話想說。

例如說,有人批評青政「𠝹」黃毓民票,或批評青政中聯辦示威一事「走數」。前者我肯定黃毓民不會如此說,因為毓民正是反對𠝹票論,再者他五區公投計劃前甚至有意退休,相信是支持者多番請求,及為著香港前途,他才落水再選。而後者青政三位頭面人物,當日的確以ALL black裝束出現在中聯辦附近遭黑警截查,我認為可以批評其行動失敗,但「走數」卻沒有發生。

那什麼正中核心?我看到幾位網民在青年新政的參選記者會POST下面留言:「談判之路已盡,你重選立法會做乜?」這一句青年新政正是一直未有答案的,也正中他們組識路線矛盾之處。早幾個月,聚言時報曾訪問過青政的游、梁、黃三人,言談間他們不太支持熱普城的五區公投,他們主張民間公投。

熱普城的五區公投計劃,正是揚棄議會談判,利用議會僅餘的「剩餘價值」,辭職補選發動公投,聚集民氣。而香港民族黨也清楚說明他們知道議會失效,參選目的之一是以議員身份方便香港獨立於國際社會的遊說工作,這都是著眼議會「剩餘價值」,而非肯定立法會。相反,就我所知在上一次的ALLINHK的記者會上,他們的主張是「議會抗爭」,到今日為止,青政新政亦未清楚說明他們怎看待立法會「剩餘價值」,這方面仍是空白一片。

游蕙禎在參選記者會上說:「盡我一切嘅能力,同大家一齊,將賣賊嘅人連根拔起。」這口號是正確的,但與參選立法會有何一定的因果關係?恕我愚昧實在參不透,我與眾多網民一樣在等青政的解釋,但等了年多還是沒看到青政給予答案。

我在新東補選後寫過一篇文章,我指青年新政是新泛民,而不是本土派,不過在ALLINHK記者會上,青年新政一百八十度大轉變,高調支持港獨及香港民族論,無疑在路線上他們作出了極大改變,要走本土路線,然而他們的主要的主張卻是繼承泛民的議會抗爭路線。

議會抗爭很吸引媒體眼球,要入屋要選票,當然要舔這甜頭。但我極反對著眼於議會抗爭,在港共治下議會抗爭是必然的,不應是主要工作,更重要是我不想香港再多一批「眼球選民」。這一點我不再多談,有興趣可看看我這篇舊文:(http://goo.gl/SRwVx8)

目前的青年新政,予我感覺是一部選舉機器,只因本土大勢而口頭上主張港獨。但願是我錯判,不然香港人又要受一次教訓了。

這篇文章十分累贅,我把心中的看法及疑問都寫得七七八八,願同道賜教。

聚言時報月刊- 香港獨立(訪問鄭松泰、陳浩天、青年新政):https://issuu.com/galdenpolymer/docs/issue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