雄仔梁國雄備受政治捐款醜聞困擾, 昔日左派英雄折翼, 重蹈其恩師司徒老狗覆轍, 再次引證英諺All political careers end in failure。

雄仔腐敗, 始於當選立法會議員一刻開始。 議員和巿民階級是不一樣的, 議員薪金優厚, 生活多資多采, 左翼階級鬥爭也走樣了。 以前雄仔特立獨行, 一副反建制的旗幟, 吸引多少熱血青年加盟。 可是加入議會後, 留連夜店, 磨平稜角, 和泛民暗通款曲合縱連橫, 成為黎黨走狗一員, 現在不去批鬥黎智英等資本家了, 反而在學生被黨羽毆打時面露微笑, 還有什麼資格講馬克思, 還有什麼面目穿著托洛斯基的服裝。 雄仔不是左派, 而是偽左﹑右派, 站在資本家﹑建制保皇的立場說話, 欺騙巿民, 和司徒老狗臨終一樣, 表面反共, 實則投共, 在適當時刻棄械投誠, 雄仔假面具莫過如此。

雄仔政治生涯的轉捩點, 就是民主黨贊成政改方案, 後續引起的票債票償事件。 起初社民連同仇敵愾, 其後內部出現分歧, 今日馬後炮來看, 當時社民連已經被黎黨統戰分化, 包庇民主黨打擊黃毓民。 之後雄仔在香港人網蕭若元節目, 開始左閃右避, 前言不對後語, 被追擊派窮追猛打。 根據廉署起訴資料, 雄仔被控在2012年5月22日收受捐獻, 當時是立法會選舉前夕, 可以推斷該筆金錢是向黎黨交心拒絕追擊的政治安家費, 選舉時期社民連陶君行受到《蘋果》偏袒正面報導, 統戰社民連陰謀輪廓盡露。

2010年政改一役後患無窮, 司徒老狗身敗名裂, 民主黨臭名遠播。 如果當日社民連意志堅定, 雄仔固然不會收取見光死的政治捐獻而身陷官司, 鬧出「我收錢故我PK」的歷史評價, 陶君行當年已經成為尊貴立法會議員, 現在謀求連任, 而不是在花生台打飛機, 落得「廢土」的不雅渾號。 收取金錢或轉變路線, 政治家常便飯。 雄仔的過失, 在於西瓜靠大邊, 以為依存黎黨羽翼下的民主派安然無恙, 當日《蘋果》突然轉軚支持政改方案, 幾無公信可言, 選舉結果明證, 收黎黨的時候, 有沒有想過恩師司徒老狗終身奪取道德高地的教訓? 現在不但毫無道德, 兼且犯法入獄, 欺師滅祖, 應有此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