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友一:有賊係屋企門口徘徊,應該放佢入屋,睇下佢係未真係打劫。如果佢真係郁手既話,我地就係屋裏面制股佢。

網友二:我打機都識得守住條城牆,守得幾耐得幾耐,唔好放敵人入城。

網友三:女仔俾歹徒制服,佢唔一定要強姦你。可以試下除左條褲,睇下佢咩野反應。如果佢真係搞你,先至反抗都未遲。

以上係楊岳橋企圖詭辯自己係醫改條例之中,點解完全唔發言,仲係二讀投贊成票,自製關公災難之後,部份網友係佢FB留言既論點。執筆之時,關公災難愈演愈烈,楊狀仲做左現代公關既大忌:刪post。忠於楊狀既「我係聰明大狀,你唔係聰明選民」既策略,楊狀刪走左有二千幾個留言既原post,拍左一條片代替。佢可能以為咁樣就唔可以話佢刪post,但係條片論點幾乎完全冇改。假如楊狀認為自己第一個Post既論點冇錯,咁除左係唔肯面對選民之外,又有咩野原因要刪走個post。只怕欲蓋彌彰,更顯出自己心虛。

日本戰國末年,豐臣同德川家族爭霸。豐臣家族既大坂城擁有三層城牆,外敵絕難攻陷。德川家康既戰略係先戰一場,威迫豐臣家族毀去城牆。隔年再戰,就可以輕易攻陷大坂城。依個就大坂之役分有「冬之陣」同「夏之陣」兩次既原因。

豐臣家族繼承人當時尚為年幼,由母親淀夫人(或譯「淀君」、「淀殿」等;幼名荼荼)掌權。冬之陣談判期間,德川家族雖然堅持毀牆,但其他條件,卻非常克制。德川方面,既冇要求人質,亦冇要求賠償,而且全程非常尊重淀夫人。所以淀夫人談判之後,認為自己係贏家,完全估唔到佢係「贏粒糖、輸間廠」。拆毀城牆之後,佢己經瓦解左豐臣家族最後既反抗力量,次年德川家族一毀約,夏之陣根本守無可守,一戰則亡。
後來有講法,淀夫人其實係暗恨豐臣家族。第一佢係豐臣秀吉強娶為妾,並非自願。第二舅父織田信長係秀吉故主,本來淀夫人係秀吉既主輩,加上秀吉係農民出身,淀夫人一類既大小姐,從來都睇唔上秀吉。所以到最後,淀夫人寧願由都係名門既德川家族統一日本,實際上淀夫人係「德川B隊」。當然依個講法,因為淀夫人係夏之陣最後都殉國,所以未必站得住腳。

但係主動放棄次城牆,將戰線設係本丸(主城牆),如果唔係間諜,就係無能。係本丸最後一戰,失敗就全盤皆輸,只能投降或者殉國。

左膠惡名,其實同立場無直接關係,而係執行能力。由2010年開始,左膠一次又一次搞散運動,而議會裏面既泛民議員,亦係只會口稱不合作,係總係關鍵時刻放水,令政府惡政,一而再,再而三咁成為法例同政策,禍港殃民。一間茶餐廳會執笠,唔係因為茶餐廳唔再受歡迎,而係因為執笠既茶餐廳有個無能既老板。海外既上巿公司,對管理層監察極強,例如澳洲就每年投票,係未繼續信任管理層。輸左信任投票,管理層大都要辭職。容許既無能力,亦無實績之輩長期竊位,只會令組織老化,走向失敗。一間公司如此,一個國家更加如此。

巧言令色,賣弄小聰明,或者可以鞏固一己權位,但係對於香港,只會係延續災難。